通辽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武者 第15章古家家宴,肃清残渣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6:06 编辑:笔名

武者 第15章古家家宴,肃清残渣

两日后,宏德庄园祠堂后正殿。

正殿内张灯结彩如同新年,古家各支脉汇聚一堂。今日即是古家家宴,又是古家新家主诞生的日子,能参与家宴的古家族人,能来的都来了。即使如此,因为东陆大战的缘故,相比往年,大殿上人数并不算太多。

古文泽之前就已经透露过将家主之位交给古东平的消息,武道阁和暗部已经提前交了,今日不过是走一个过场。

家宴按照以往进行,乐师演奏着悠扬的音乐,根据关系远近,三两人汇聚成堆,只不过大多数人心思都不在这里。

自家宴开始,古东平就没有出现,让一些了解内情的人很是疑惑。古东平执掌古家已经不是秘密,而且按照他的实力这样做也是必然之举,对古家都有不可言的好处。

疑惑归疑惑,该有的镇定这些人还是有的,家宴像平时一般进行到一半,古文泽突然敲了敲手上的杯盏,清脆声音让整个殿堂喧闹随之一静。乐师见此,也停止了奏乐。

古文泽从内殿主座上站起,他一起身,身边长老也起身,然后所有人也同样起身。所有心知肚明将要发生什么。

“每一次东陆大战意味着家族底蕴消耗大半,这一次更是如此。也每到这时候,古家需要一个更的人引领古家早日恢复。我已经老了,这是不争的事实。近家族之中出现了一位绝世天才,一位殿下,达成了千年来我古家历代前人所没有的成就。有他在,有他引领,我相信古家会更上一台阶。”古文泽没有拐外抹角,单刀直入。

他话音刚落,古东平的身影在内殿出现,他就站在古文泽旁边,与他一同站在高台之上。

古文泽拿出小圆盘,这是他曾经交给古东平的东西,现在用来走一个过场。他将圆盘举起“我将象征家主之位的武道阁控制权,还有暗卫控制权一并交给他。

从今天起古东平为古家家主,为长老团大长老。从此主家一脉转移到古东平一脉,族学、训练营、奴隶营,一切附属与古家众人所有的财产交由古东平处理,并入古东平一脉。可有人反对?”

他话音一落,下方就有议论声音响起,似是蚊子嗡嗡在叫。古文泽卸任家主职位众人有心理准备,自降主家位格也是应有之意,只是百多年来,家主掌管的财产早已经和古家财产不分彼此,这才是让人骚动的原因所在。

古文泽等了一会,议论声化为寂静。主家一脉他早已清理一切异样声音,除了主家之外的人,更不会有异议。

古东平从始至终崛起就不避杀伐,家族内外对他来说,除了至亲无不可杀之人。他的行事风格决定了他的威势所在。

古东平从古文泽手上接过圆盘,源力融入,圆盘青光闪现,他遥遥感知到一处位置的波动,不出意外那就是武道阁所在。

古文泽交付了象征家主之位的圆盘,也就让出了中心位置,古东平站在正殿主座前,他从高台俯视而下。

在古东平旁边的古文泽首先单膝跪地示意效忠,随后下方众人皆是单膝跪地,包括古东平的父亲古今亿也不能免俗,当然从此之后也只跪这一次,是他执掌古家的象征。

“诸位请起身落座。”古东平在主位坐下,身边侍从搬来了一把椅子在古文泽身后。

见到这一场景,心眼明亮的古家人心中一动,家主让位充斥的往往是鲜血斗争,二十年前古文泽上位直接囚禁了前任家主到死,但现在看来古文泽不会退出古家舞台。

古东平也公开做出了承诺,这是他和古文泽之间的交换“古文泽一脉所有供奉二十年不变,所在支脉子弟五年来享有原来权益,支脉与主家混交的财产,我会出全价购买。”

然后他语气一转,“长老团古天帜长老自愿退出,负责家老事宜。古文泽从大长老降为普通长老。武道阁供奉古浩州意图不轨,证据确凿,从此消除首席供奉之位,由齐丽担任。暗部首领由阿福担任,从此暗部直属家主。古光德因有嗜杀家族血脉嫌疑卸任家族长老之位,由古开伟接任,进入家老团养老。”

此言一出,下方直接沸反盈天,古文泽也是一脸骇然看着他,古东平根本没和他打招呼。其他人更是不同说了,暗部首领,首席供奉,在加上两位长老,这一下子古家核心层直接大换血。

“古东平,你没有审判又怎么判罚,家主也不能无法无天。”古浩州直接懵逼,失声大叫。

“不要着急。”古东平手向下一压,议论声直接消失,显示了他的控制力,“审判会慢慢开始,除了古浩州长老有异议,古光德长老有异议么?”

坐在古今亿旁边的古光德勉强一笑,起身道“家主明鉴,我没有疑问。”古浩州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想要说什么,却被古东平压得喘不过气。

“先从暗部开始吧。”古东平拍了拍手。

这时,大殿角落里走入一对身穿皮甲的甲士,甲士中还有一个捆绑着的年轻人。

“暗部直属家主管辖,权力极大,所以必须忠诚。在中央战场支援古海林将军所在聚集地时,暗部发生了一起叛乱,当时暗部成员左前头偷袭于我,已经一年多暗部首领廉学真一直没有处理。根据家法,左前当死,廉学真卸任暗部首领职位,有阿福接任。立即执行。”

在人前的阿福俯首道“是,主人。”他收起刀落,跪地的左前咚的一声人头落地。

“暗部忠于家主,行走在黑暗中必须得到约束,他们是古家安全的保证,可以不强,但是必须纯净。这是暗部之事,至于古浩州供奉和古光德长老其实是一件事。”

古东平手一指,一叠信件出现,还有一张兽皮纸“这些信件是古光德长老给我的忏悔书,上面有他与古浩州供奉所有交易,以及谋反的事实。兽皮纸是我早年得到的鬣狗交易名单,其中包括二十年前古浩州卷入家主之争,意图叛乱的事实。

念在古光德长老主动交代,我准许他行使交易权限,这是长老职位赋予他的权力。不过古浩州供奉二十年前就意图叛乱,现在再次如此,不可轻与。根据家法古浩州当死,古光德卸任家主,立即执行。”

古东平话音一落,古浩州早预感到事有不对,他看向古光德,指着他满是不可置信,他是真没想到古光德竟然臣服了,这出乎所有人预料。

低下,只有古光德心中一片苦涩,古东平以支脉所有人性命相逼,又用古开伟替代他利诱,他是真没有办法。而且今日不仅是古浩州要死,他坐在支脉,与当年家宴刺杀他有关的古配嘉等人无一幸免,皆是身死。

这就是古东平的手段,绝不手软,绝不原谅。在实力面前根本无法反抗。

古浩州发现自己口不能言,手脚也无法动弹,一把匕首就落在了他胸口之上,阿福结果了古浩州回到了原来位置。

古光德见此没有说话,缓缓起身,向着大殿外走去。古东平并未阻止,从此之后这人算是废了。古家如今的权力中心变成了古东平,古今亿,古文泽,古玺钰,古开伟五人。

就任当日,家宴当日

,古东平在不可能杀人的时间点做了杀人的事情。

“这就是我。”古东平不在乎的笑了笑“无论是你们还是敌人,我需要的不是敬佩,只有敬畏。”这一句话将永远落在所有人心上。

“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有谁想要离开古家么?”

古东平等了一会,见没有人出走,他笑了“你们以为东陆大战结束了就是休养生息的时候,不过我要告诉你们,战争才刚刚开始......”

济南银屑病医院得花多少钱
大庆皮肤病医院客服电话
济南银屑病医院具体多少钱
大庆皮肤病医院地址电话
济南银屑病医院手术多少钱
友情链接
毕节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吉林二乙医院哪家好 吉林一丙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一甲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一级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二甲医院哪家好 白沙一丙医院哪家好 妇科保健 普拉提 降血压 性病图谱 翘臀 抗皱 阴道收缩 心理障碍 姐弟恋 堕胎 传染危重室 早泄 护齿 孕吐 性幻想 增高 饺子的做法 肌肉拉伤 白癜风初期症状 北京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河池白癜风医院 山西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菏泽白癜风医院 山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白癜风医院 陕西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大同牛皮癣医院 陕西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牛皮癣医院 荆州牛皮癣医院 汕尾牛皮癣医院 江西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广西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男科医院 广西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男科医院 广西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妇科医院 广西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广西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肝病科医院 白喉性心肌炎医院 鼻神经胶质瘤医院 西藏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产后甲状腺炎医院 西藏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脆甲症医院 出血热医院 产后虚脱医院 西藏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肠道感染后反应性关节炎医院 多灶性运动神经病医院 海南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过敏医院 肝纤维板层癌医院 过敏性血管炎和肉芽肿病医院 肝厥医院 黑舌医院 珠海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兴安盟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