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揭秘汤灿如何从性感天后成为穿军装帅的歌

2018-11-06 10:22:44

揭秘汤灿如何从性感天后成为穿军装帅的歌唱家

汤灿,着名歌唱家,凭一首《祝福祖国》走红,被称为新民歌人,并被行内誉为“四小民旦”之一。汤灿的演唱透着一股灵气,纯真、清亮、别具韵味的歌声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遇果林)

以前的汤灿以对演出服精益求精而闻名,也一直被指非常爱美,但现在的她却更爱军装,“有一次演出,我穿了一身军装,结果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大家异口同声地说:真帅,真漂亮!现在我自己也觉得军装是美的演出服,感觉穿着军装的自己真是太帅了。”

很多人不知道,穿军装帅的汤灿参军到部队才一年。

2010年7月以前,中国音乐学院任教的汤灿很享受自己的生活状态,备课、上课,跟学生攀谈,纷至沓来的演出邀请应接不暇。顶着新民歌领军人物的头衔,军队多家演出团队都想邀请她加入。汤灿的父亲是一名有着近二十年军龄的老兵,军人这个称呼对于汤灿而言代表着无可比拟的信任与。可能也正是出于这分特殊情结,她一直迟迟没能做出选择,直到接到她的同门师兄、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刘斌团长的盛情邀请,在得到金铁霖老师的首肯和支持后,她才终做出决定。

刘斌现任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团长,他了解汤灿的歌唱水平和艺术积淀,不仅一再邀请她,还找到了她的导师金铁霖教授请求“放人”。音乐界泰斗金教授语重心长地跟汤灿说:“灿,你去吧,我觉得行。”刘斌一直是汤灿非常喜欢的男高音歌唱家,更是她相识多年值得信任的好朋友好大哥,她对他说一不二的军人风范和敢做敢当的“爷们”气质非常欣赏。“以前在事业上我感觉自己总是在孤军奋战,可是部队却能带给我很强的集体感和荣誉感。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是我多年前就钟情的单位,刘斌哥跟我一样,都是金老师的学生,我们是师兄妹,几层关系叠加在一起,我觉得这个时候入伍对我来说,是合适和成熟的时机。”同年9月,汤灿正式成为一名军人,入伍来到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

入伍后,刘斌依旧是哥哥般的呵护面孔笑着对汤灿说:“新兵连训练一个月吧。”汤灿笑盈盈地跟着一帮新兵开始了训练。一个月后,刘斌到女兵六连一问,得到的答案让他备感意外,原来汤灿一点儿也没有当初他设想的“不舒服不适应”,一切都跟连队战士们一样,六点早操就是六点早操,叠被子要叠成“豆腐块儿”就是“豆腐块儿”,队列训练站军姿,腰杆儿笔直。这一切的迅速适应也得益于汤灿日常健康生活的积累,只要没有演出和其他工作,她都会很早起床健身,跑步和瑜伽是她喜欢的两项运动,这为她站军姿和跑操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一个大圈跑下来,她脸不红气不喘,让同宿舍同连队的女兵们备感惊讶。连队干部对于这位我国出色青年歌唱家能够积极参军入伍都表示了极大的欢迎和喜悦,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汤灿能够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湘妹子走到今天的原因之一。

军训结束后,汤灿和以往一样忙碌地奔赴全国各地参加各种演出,不同的是,演出服换了,军装成为了她几乎的演出服。“我曾经无数次登上过不同的舞台,穿过不同风格、材质、出自不同设计师的各种演出服。在我穿上军队演出服的那一刻起,我可以负地告诉大家,军装——它是美的演出服。”为了让军装始终保持笔挺,从换上它的那一刻起直到演出结束,这段时间无论有多长,汤灿都不会坐下来,可以说,她爱军装爱得“极其过分”,就连睡觉时都是把夏常服放在枕头边。有时候她还会有一点儿恍惚:我真的当兵了?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再摸一摸身边的军装,睡前摸一摸,醒后摸一摸。

说起当兵后难忘的事,汤灿几句话就把我们带入了今年8月份她下部队演出的那个地方。“荒凉、闭塞,小卖店卖的东西品种很少,缺水,生活用水都缺,战士们都是住帐篷,夏天太阳大,特别热……他们太苦了!”汤灿说到这里眼中有泪,“我希望能把自己的歌声带到军区所属的每一个边防、哨所,我希望能够向所有驻守在边防的战士们致以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问候。”演出前的搭台布置、灯光音响调整时段,汤灿本可以在房间休息,但她坚持自己到现场,走台试音完毕了也舍不得离去,很多战士纷纷上前要求合影留念,“来吧!”汤灿始终微笑着。原来连队干部早先就提及,很多战士都想与她合影,只是怕打扰汤灿的休息和演出。“你们不敢来敲门,那我就到你们身边来吧。”汤灿是这样做的。跟战士们这边照几张、那边拍几组之后,汤灿有点尴尬,那里都是松软的黄土地,有点草丛的地也是稀松,为了走台,汤灿穿了一双细高跟鞋,舞台上还行,到了地上,就一脚一个坑儿了。细心的部队音响师为她找来了一块平板儿,并且在连续三场的演出合影中,这位音响师都会准备这样一块板儿,她人走到那儿就把平板儿铺到那儿,人再踩上去,站定。后来,汤灿干脆就脱下小细高跟儿撂到了一边,战士们看了没有一个不感动的。

正式演出时的效果比汤灿预想的还要热烈,她饱含深情的演唱得到了战士们热情真挚的回馈,看到那些朴实的脸孔,她内心备感温暖。结束后到食堂吃饭,汤灿打饭时随口问了一句炊事班的战友“演出看了么?”她本想听听来自战士直接的感受。结果得到的是带着遗憾口吻的回答“我们没去现场”,此时有位战士喊:“汤老师,给我们唱一个吧”,旁边的军队领导刚要阻止,那清亮甜美的声音已经传过来了……一首《龙船调》唱出了汤灿内心真挚的战友情,也把用餐完毕离开的刘斌团长给唱了回来,“这食堂里咋这么大动静?”

“部队让我找到了归宿感和依靠感,我愿意一直为战士们歌唱,真正地融入他们的生活,跟他们一起做饭,体验他们的生活,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军人。在和平年代,虽然我们不用亲临战场,但是我们有另一种对部队表达爱的方式。”汤灿微笑地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真挚和期冀。

木工加工中心
全自动贴标机
标书编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