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历史探秘为什么韩信不敢反刘邦

2018-12-14 11:57:24

历史探秘:为什么韩信不敢反刘邦

韩信造反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他即使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

韩信自被汉高祖封为楚王后,回到封地做了三件事:一是设法找到漂母,召至宫中,当面言谢,赐钱千金;二是召来落魄时寄食但后来又被其妻厌恶的南昌亭长,丢给他区区百钱,不无遗憾地数落他说:“你呀,小人一个,做件好事都有始无终。”三是又叫来那个让他受胯下之侮的恶少,非但没报复他,反而出人意料地封他为楚军中尉,还在楚军将领们面前现身说法道:“这可是位壮士啊。当年他侮辱我时,我难道他都不能杀死吗?非也,杀掉他毫无意义,我忍得一时之辱,所以才成就了今天的功业。”兄弟们当然连连点头。

络配图

韩信虽然说的似乎有点道理,做的也没有太出格,但是,不知为何,却让人越看越不是滋味,作秀不像作秀,显摆不像显摆。这只能证明一条,韩信是战场上的英雄,有勇有谋,却是政治上的弱智,章法全无。正因为政治上的弱智,使他的命运一次又一次地经历着赴汤蹈火的考验。

刘邦要斩尽杀绝项羽旧部,当然,除了那些死皮赖脸的和死心塌地的,像季布之流。其他分子,只要进入高祖头脑的,曾让他挂过心的,哪怕对他恩重如山的,都将插翅难飞,谁叫你是异己分子。于是,汉六年(前201)的某一个无事的黄昏,他便想到了一个人:钟离眛。这家伙,可是项羽手下五虎将之一,能掀波起浪的人物,这样的人物不赶快消灭掉,那是要影响睡眠的啊!通缉,赶快通缉。

通缉,通缉,不曾想却通缉出个天大的秘密来,钟离眛就藏在韩信的楚王府里!你说你钟离眛投靠谁不好,偏偏投稿韩信,你藏哪不好,偏藏于楚国。何况,两人既是老乡,又是多年的好友。更何况,又有人报告说韩信在楚国为人很傲慢,出入讲排场,那架势比皇帝出巡都铺张。这一个个消息就像一根根针一样,扎在了高祖的心上,韩信本来就是一个心病,再加上个钟离眛,这不是让我大汉晴朗的天空密布阴云吗?这不是让大汉的大好形势忽然逆转吗?这不是与我新皇帝过意不去吗?!

好,召集列侯诸将,大家商量商量,如何应付当前局势。打打打,杀杀杀。众将一致认为,韩信有反骨,要乘生米未成熟饭之机,

历史探秘为什么韩信不敢反刘邦

赶快消灭,大家还毛遂自荐,纷纷请战。人心是有了,舆论也有了,但除韩信肯定不能如此草率,得听听谋臣们的意见,这次没找张良,因为张良已萌生隐退之意,经常请假不上朝,他找来了陈平,因为“陈平计”也是蛮有效果的嘛。

络配图

陈平给高祖献了一个“伪游云梦,会诸侯于陈,楚王信迎,即因执之”(《史记·高祖本纪》)的妙计,也就是编造一个皇帝南巡“云梦泽”(今江汉平原及部分周边地区)的借口,召集各诸侯王相会于陈地(今河南淮阳),陈地是楚国西邻,韩信必至,韩信一来,肉身一个,数个武士就能让他束手就擒。有人将此计与其他五计并列为陈平的“六出奇计”,分别是:1、巧施反间,计除范增;2、金蝉脱壳,脱险荥阳;3、穷寇宜追,灭楚垓下;4、潜蹑帝足,请封齐王;5、伪游云梦,智擒韩信;6、借力阏氏,解围白登。

高祖用此计算计韩信,韩信果然手到擒来。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韩信自投罗,却还搭上了至交钟离眛的一条卿卿性命。之前,高祖通缉钟离眛,韩信没将他交出;后来,高祖单独给韩信下诏书,要求他抓捕钟离眛入京,他还是没听;这次高祖南巡,既是冲着钟离眛来的,更是冲着自己来的,于是就慌了。高祖到达楚境,他打算发兵反,又想自己并无死罪,想去拜见,又担心成为阶下囚。

为此,他召来钟离眛,哭丧着脸,夹七夹八地说这说那。钟离眛知道他想什么,还开导他说:“汉所以不击取楚,以眛在公所。若欲捕我以自媚於汉,吾今日死,公亦随手亡矣。”(《史记·淮阴侯列传》)钟离眛比韩信清白,知道高祖暂不动手是因为有韩、钟一起,一旦击破其一,另者便可轻巧取之。

然而,对钟离眛的话,韩信不为所动。钟离眛知再说无用,骂了句:“公非长者!”你不过一反复小人!随即自杀身亡。韩信提着钟离眛的人头,屁颠屁颠地跑到高祖面前求饶,高祖却喝令左右拿下,韩信束手就擒。至此,韩信终于恍然大悟,他长叹一声道:“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亨;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亨!”然而,后悔已迟。

络配图

高祖将韩信抓至洛阳,本已有杀韩之心。随即,大夫田肯来觐见,一面唠叨说陛下拥有秦地好啊,被山带河,二万人可当诸侯百万人;齐地好啊,二万人可当诸侯十万人。陛下既居秦中,也要重视齐地啊。他不厌其烦地唠叨着,高祖终于听出了弦外之音,这是为韩信乞命啊,因为定秦地、平齐地,可都是韩信的功劳啊!于是,高祖赦免了韩信的死罪,将他贬为淮阴侯。

这几个人中,钟离眛算得上忠烈,田肯算得上忠义,而韩信呢?举棋不定,首鼠两端,既做不到忠,又做不到义,表面上看是战场上的英雄、政治上的弱智,实际上是内心的脆弱,他因此不但丢掉了自己的性命,还间接出卖了自己的朋友,丢掉了朋友的性命,从为人上来讲,几乎是全盘皆输。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意志坚定、心肠够狠的高祖刘邦面前造反呢?

他的造反,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一个虚假的伪命题,因为他即使有那个贼心,也没那个贼胆。

特氟龙热缩管
自动隔膜压滤机
清淤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