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春秋八十岁种下一棵许愿树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9:52:10 编辑:笔名

位于东北的一个小镇上,每周六都是农贸市场大集的日子。名为农贸大集,实际上是百花齐放,蔬菜、水果、服装鞋帽、日用百货、农资家具等等,应有尽有。人们也就有事没事的,都习惯性地到集上转一转,看看热闹,选点心仪的东西带回家。只因生活条件越来越好,手里的钱也总是有的,想买什么也不用太算计,临时起意的盲目消费也是常有的。有时,就为商家的一句极具诱惑的广告之语,就把口袋掏空的事已不是新闻,甚至连晚间新闻都算不上了。  立夏刚过,又逢小镇农贸大集,因为天气一下子转暖,集市上的人也比以往多出很多,本来就拥挤的人流并没有因为人们身上的衣服锐减而变得疏散一些。但在集市的西北角,却很开阔、冷清,也许是因为位置太偏,无论是商家还是买家,都不愿光顾。林业局果树苗的销售人员却对这块地情有独钟。几辆装满各种果树苗的大车一字排开,销售人员站在车厢上,拉起大红条幅,响起高音喇叭。这种鹤立鸡群式的阵容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很快就围拢了一些人,而大多数的人只是看个新鲜,图个热闹,真正买果树苗的人寥寥无几。  果树苗车前聚着的人群中,有位老者显得与众不同。  只见这位老者高高的个子,腰板挺得很直,满头的白发,脸上的皱纹很深,眼睛里闪着坚定而自信的光芒,与那外表的苍老反差很大。老者穿着一身古式的制服,脚上是一双很舒适的休闲鞋。老者在果树苗车前来悠闲地走着,看看这棵,瞅瞅那棵,偶尔停下来听听站在车上的销售人员的介绍,或者看看人们品评树苗的表情。也许是看够了,老者在一辆杏树苗的车前停了下来,用手指着其中的一棵树苗问销售人员:“小伙子,打扰一下,这棵杏树怎么跟别的不太一样呢?”年轻的销售人员职业性的微笑着回答:“这是新品种,是两年了,明天就能结一些果,后年就能大丰收,适合在咱这儿生长了,结出来的杏个大、保甜……”老者认真地听完年轻人地宣传介绍,微笑着点点头,投出赞许的目光,似自言自语,又似说给大家听的:“这杏树是‘长寿树’,一般都能活四十年到100年,行,小伙子,这棵杏树我要了,麻烦你帮我拿下来。”听老者这么说,小伙子动作麻利地把树苗从车上取下来,顺着立在车边上,笑着问老者:“大爷,你家里是儿子爱吃杏还是孙子爱吃杏啊?”“孩子们都不吃,就我爱吃,原来我种了一棵,不太好,去年让我拔了。”“哦!”机灵的小伙子犹豫了一下,接着问道:“大爷今年多大岁数了?还种这杏树?”老者笑了:“我今年整整八十岁了!怎么?怕我活不到吃杏的时候啊!”这话一出口,小伙子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了,周围看热闹的人们也发出一声“哦”的惊呼。老者看看小伙子,又看看大家:“我不但要吃这杏,还要争取吃上二十年呢!”人群里又是一声惊呼,接着,有人带头鼓起了掌。老者笑着摆摆手,扛起树苗向人少的方向走去。  八十岁的老者在集上买了棵杏树苗,还说要吃这树结的杏,却很快就成了小镇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而这新闻的内容被编出了好几个版本。  这老者本名叫李裕富,认识的人都叫他李富,是五十年代的本科大学生,农业机械专业毕业。正因为专业对口,李富大学一毕业,就被组织上优先分配到的国营农场,经过两年的基层锻炼,就成为了农场举足轻重的业务核心力量。套用一句时尚的说法,这李富是空降到这天下大农场的。虽然,他并不象世俗想象的那样有什么背景,而是凭着认真求实的态度为心中的理想而奋斗着精神,脚踏实地地做着自己能做的工作。  改革开放以后,李富成为农场首批具有较高专业知识水平和学历的领导干部,当选为农场的副场长,全面主抓各项生产任务。  别看李富是五十年代的本科大学生,在他的身上,不仅有严谨治学的态度,还具有新时代的勇于改革、乐于接受新事物的进取精神。  当上副场长的李富,比以前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对家人,别说搞点特殊照顾之类的事,就是按政策能得到的照顾,李富都不允许,一再对家人说,不要给他的工作增加阻力。就拿他的小女儿来说吧,由于身体不好,丈夫又因意外去世,孩子还在读书,按理说,应该能得到农场的照顾,安排个相对轻松一些的工作。但,李富就是不让女儿“给组织添麻烦”。无奈之下,女儿只好提前办理了病退,因病退的工资很低,难以维持母子俩的生活开支,李富就从自己的工资里按月接济女儿。诸如这样的事有很多,所以家人在心里虽然理解李富,但也存在很多怨气:“咱不象别人那样假公济私是对的,但起码的权益也是要争取的吧?可你为什么总是挡着不让我们自己去争取呢?”无论儿女们如何怨,李富都默默的接受,但绝不允许儿女们去有所“行动”。  李富本来就是位有思想,有干劲的人,总是闲不住,今天搞个创新,明天弄个实验田,每天都忙忙碌碌的,却又非常有条理。自当上副场长后,李富觉得大干一番事业的时机终于到了,可谓是占了天时、地得、人和。经过苦干加实干,真心为职工谋福利的一番作为后,李富的声誉大增,上至领导,下自百姓,都对李富伸着大拇指。  但,就在李富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接连发生的两件事彻底改变了李富命运。  件事是,李富经多方考查,认定在农场开设圆葱生产基地的方案是可行的:一方面,农场的气候条件和土壤特性适合圆葱优良品种地生长;另一方面,随着生活水平地提高,市场上对圆葱地需求量巨增。如果基地真能建成,可为农场和职工创造可观的经济收入。于是,李富亲力亲为,从选址,到动员农户,再到各项审批材料的备案,到银行贷款等环节,一路跑下来,腿累细了,嘴磨破了,心操碎了,总算弄出点眉目来了。正当李富准备长长地舒口气时,有人告诉他:圆葱已经开始种植了,但不是在他的选址上种的,而是另外建了块种植基地。除了他选址的土地没被利用外,他所有工作的成果都被照单全收了,只是,换成了别人的名字。李富一直在用的那句宣传词:“这种圆葱啊,就跟在地里捡钱一样。”也就成了别人故事里的精彩了。李富一时转不过这个弯,直到一位挚友给他“指点了迷津”:“知道那个跟你抢着种圆葱的是谁吗?是农管局的一位副局长要出政绩,看上了你跑的这个项目,还争取到总局的一笔资助补贴呢……”不久,那位副局长就升迁为正局长了。  第二件事是,李富在哈洽会上结识了一位南方来东北搞玫瑰花投资的客商,两人一见如故。经过多次接洽,客商口头承诺,如果李富能建起种植基地,他将来农场投资建厂,做农产品的深加工,并包销所有产品。于是,李富又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全面了解了玫瑰花的营养价值与种植技术,也觉得如果真能建起这玫瑰花种植基地,是造福一方百姓的大好事。但,有了上次圆葱事件的教训,这次李富先与场长、农行行长沟通,得到各方的认可与口头承诺后,李富又干劲十足的开始了四处奔走。在初步选定种植基地的范围内,挨家挨户的做说服动员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向农户们展示着那幅种植玫瑰的美好前景:美丽的大花园,馨香四溢的空气,营养价值颇高的深加工食品……渐渐的,那句曾经用熟了的宣传词又挂在了李富的嘴边:“这种玫瑰花啊,就跟在地里捡钱一样。”有的农户本来已经播下了别的作物,有的都已经长出很高的秧苗了,就是出于对李富的信任,毁苗种玫瑰花。这玫瑰园的种植还得到了邻县的一位农机副场长的大力支持和响应,毁了一片已经播种了的土地改种了玫瑰。就在玫瑰园刚刚有了雏形之际,那位客商改变了说法:“为了风险共担,要与农场合作投资。”李富一想,事先已经跟银行打过招呼,这应该不是问题。可,问题并不象李富想的那么简单。无论是农场还是银行方面,一夜之间都变了卦,都不承认当初有承诺。当李富拍桌子质问:“当初你们是怎么答应的?怎么现在都不承认了呢?”得到的答复是:“你这个李富啊,我当时不是说让你好好考查一下嘛,等形成规模,有了条件再大批量生产。但现在条件还不成熟,资金上还存在很大困难,农场方面也已经尽力了。”李富丢下一句话:“你们这不是合着伙的耍人吗?”摔门而去。之后,在农户们的怨声中,一片片玫瑰又被毁掉,而那位邻县的副场长本来身体就不好,为这玫瑰园下马的事急火攻心,一病不起,很快就驾鹤西去了。李富痛心的说:“我有罪啊,我这不是间接的杀人犯吗?”于是,李富写了辞呈,意想不到地顺利退居二线,从此“不理政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  每每想起这些往事,特别是一想起那玫瑰种植园,李富老人就想骂人:“都是些什么东西?真坑人啊!我李富一向行得正,走得直,却落得个招人骂的下场。唉,人家不骂我又能骂谁呢?人家是相信我的为人才……”老人气得说不下去了。无论亲朋好友怎么劝,那荒了的玫瑰园都成了老人心底永远的痛,还有那位英年早逝的副场长的影子,总在老人面前晃动着。老人常说:“到死,我都闭不上这眼睛啊!太坑人了!我良心不安啊!”  带着悔恨,带着愤懑,李富过起了“归隐田园”的生活,每天在家里看书学习,收听一下广播节目,看看电视上的新闻,累了,就侍弄一下房前屋后的菜园子,或是到小镇的外缘走走,散散步,也换换脑筋,却很少到人多的地方走动。生活很有规律,也算充实。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早已忘记了曾经的玫瑰园,李富也一点一点的把那份愧疚深深地收藏在心里。  这李富,也真是令人佩服,有股子不服老的劲头。加之从年轻时起,就在基地深入到田间地头工作,练就了一副好身板。这不,都八十岁的人了,扛着棵两米多高的杏树苗快步如飞的往家的方向走去。就是两手空空的年轻人,也难赶上他那行走的速度。  老人可不管人们如何编排他的新闻内容是怎样的,只是在心里一会儿想象着杏花开放的美好,一会儿又想象着那青涩的杏挂满枝头时的酸味,一会儿又想起刚才买树苗里的情景……脸上的表情也随着想象的内容不同而变化着,一会儿是微微地一笑,一会儿是酸得直皱眉头的样子,一会儿又是遭人质疑的我行我素和坦然……  “老爷子!赶集去了?”武岳的声音打断了老人的思绪。老人停下了脚步,看看已经走到眼前的“忘年交”:“哦,小武子啊!这不,笔架山来卖果树苗的,说是新品种,我就买了一棵,正好栽我房后那块空地上。”“来,给我,我帮你扛回去!”说着,武岳伸手就去接老人肩上的树苗。老人笑着摇摇头:“不用,别说一棵,再有两棵我也能扛到家了。忙你自己的去吧。”说完,老人把肩上的树苗掂得直颤,表示这树苗没什么份量,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武岳目送着老人的背影,也摇摇头:“这老爷子!”  武岳回到家,见到妻子穆蓉就问:“你猜我在集上看见谁了?”穆蓉白了武岳一眼:“有事没事的都去赶集,你这个‘谁’还真难猜。”武岳笑了笑,表示认可,接着说:“我看见老李头了。他还买了棵果树苗。”一听这话,穆蓉放下手中的活:“老李头?这老爷子有日子没来了。不是说要抓紧时间学俄语嘛,怎么有时间去赶集了?”武岳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老爷子身上那股不服老的劲,很难得,一般人都达不到他那境界。”“唉,这老爷子,也真是的,放着清福不会享,一天一出儿的,又是学俄语,又是买树苗的,折腾个啥?”武岳笑了:“这你就不懂了,有这样积极的心态,挺好的。”穆蓉还想说什么,一转念,却把嘴闭上,忙自己的活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富风风火火的来到武岳家。一进门,披头就问:“我一想这个时候你准能在家,我问你个事啊,我今年八十了,买了棵果树苗,你怎么看(这个问题)?”穆蓉笑着让老人坐下慢慢说,武岳略一沉思,回答老人道:“您种下这棵树,一来说明您心态好,有这个自信,相信自己能活到一百岁,甚至是一百二十岁,科学已经证明,人类的正常生命应该为一百三十岁的;二来,也是发扬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精神,这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就象很多百年老屋,都是历经几代人的建造才终完成的。”  老人看了一眼穆蓉,知道她不会说什么的,就说:“我跟你俩说啊,也不怕你们笑话。昨天我扛着树苗一进院,我姑娘正好要出门,见我扛着树苗就问:‘爸,你这是……’我告诉她:‘买棵杏树,已经是两年的树了,隔年就能吃杏了!’当时我姑娘那表情啊,很复杂,只是‘哦’了一声。那意思是:‘你都八十岁的人了,还能活几天,种这果树干嘛,这果子还能吃到嘴吗?’当时啊,我这心里很难受,自己的姑娘都这样看我,那别人又该怎样看我呢?我知道,很多人都这么想,甚至还会编出个新闻绯闻什么的呢!”  说到这里,老人有些激动,嘴唇不自觉地抖动着。为了缓和老人的情绪,穆蓉问:“这杏是三年结果吧?”老人有意地平和了一下情绪,从凳子上站起来,笑着对穆蓉说:“四年!桃三杏四梨五年,这是有数的。我买的这树苗已经长两年了,今年再缓一年,明年就能‘小结’,那杏不一定能吃,后年就好了,就能‘大结’了。听卖树苗的说,这杏是新品种,个大,保甜。”老人家停了会儿,又问:“知道我为什么买这杏树吗?我爱吃杏是一方面,因为杏的营养价值很高,再有一点啊,就是因为有‘杏林’这个说法,我很欣赏。”  于是,两个忘年交就高谈阔论起了杏林、杏坛、杏林之家、董奉……终,又归结到杏本身上来了,老人不再是刚进门时那激动的神情,变得信心十足了,说:“我现在栽下这棵杏树,两年后,我就能吃到‘大结’的杏。我要好好活着,每年都吃这棵树结的杏,我争取吃二十年。如果老天爷照顾我,我就再多吃二十年,争取吃到一百二十岁!当然,能不能吃到,就顺其自然吧,我向着这个目标努力就是了。”说到这里,老人向门口走了两步,转回身说道:“耽误你们这么多时间,你们忙吧,我也得回去学俄语了,我得完成任务啊,这是责任。我越来越有紧迫感了!如果老天成全我,我一定能再吃二十年的杏!”老人又重复了一遍这二十年,还加重了“二十”的语气。  送老人到门外,两人望着老人家远去的背影,穆蓉感慨道:“昨天你一说老人家买了棵杏树苗,我心里就‘咯噔’一下。老人这是在跟自己较劲、在跟时间赛跑啊!老人家这种的是棵许愿树啊!”武岳应了声:“这老爷子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看到玫瑰园在这里建成啊!”  望着老人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穆蓉的耳边又响起了老人的话语:“我要用一年半的时间学完大学四本的俄语课程,然后,我也去黑瞎子岛看看,能跟俄罗斯做简单的会话交流就行……我要再吃二十年的杏……” 共 559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睾丸胀痛的因素
黑龙江专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毕节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吉林二乙医院哪家好 吉林一丙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一甲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一级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二甲医院哪家好 白沙一丙医院哪家好 妇科保健 普拉提 降血压 性病图谱 翘臀 抗皱 阴道收缩 心理障碍 姐弟恋 堕胎 传染危重室 早泄 护齿 孕吐 性幻想 增高 饺子的做法 肌肉拉伤 白癜风初期症状 北京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内蒙古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河池白癜风医院 山西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菏泽白癜风医院 山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白癜风医院 陕西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大同牛皮癣医院 陕西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牛皮癣医院 荆州牛皮癣医院 汕尾牛皮癣医院 江西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广西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男科医院 广西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男科医院 广西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妇科医院 广西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广西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肝病科医院 白喉性心肌炎医院 鼻神经胶质瘤医院 西藏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产后甲状腺炎医院 西藏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脆甲症医院 出血热医院 产后虚脱医院 西藏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肠道感染后反应性关节炎医院 多灶性运动神经病医院 海南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过敏医院 肝纤维板层癌医院 过敏性血管炎和肉芽肿病医院 肝厥医院 黑舌医院 珠海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兴安盟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