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赋定乾坤 第0098话 两败俱伤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7:50 编辑:笔名

赋定乾坤 第0098话 两败俱伤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而随着魔的那轻轻一指,那几个魔门弟子的脸色却瞬间变得一片死灰。

“师兄,看在我们都是同门的份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有位三四十岁的魔门弟子,看着魔,两腿颤抖着说道,其他几人也是满脸哀求的看着魔。

“没有不救啊,谁说我不救了,我魔是爱护同门了,只是你们也看到了,我不是不救你们,而是救不了啊。”魔显得很无辜。

“师兄,我看那小子的修为多就是和你不分上下嘛,怎么会救不了呢?”那魔门弟子不甘心的又问道,其他几人脸上也同样的露着不甘心。

“靠,还真要逼我出绝招啊。”魔看着那几名魔门弟子,无奈的叫道,脸上却露出更多的无辜。

就在魔门众人都以为魔终于肯为大家再次出头的时候,魔却是浑身一阵抖动,然后那妖异白净的脸色突然变得金纸一般,而那诡异的眸子里竟然也出现了一丝散乱,紧接着,大口大口的鲜血从魔的嘴里不要钱一般的喷出,看那架势,似乎是打算用这血来把这沽酒铺给装满一般。

众魔门弟子看着魔突然从高冷傲一忽儿变成了重伤待毙的模样,都不由得大吃一惊,脸上的死灰渐渐变成了绝望。

打死他们也没想到,就是刚才的那小半个时辰的拥抱,他们一向敬畏并引以为傲的师兄竟然已经被伤成了这个样。

“你们看到了,啊,看到了,我不是不救你们,而是明明救不了嘛。”魔一边嘴里不停的吐血,还不忘一边不停的嘟囔,“也不知道你们谁竟然得罪了这么个小子,自己抹的屎自己擦吧,我得先走了。现在外面至少有二十个以上的修炼者包围了这里,你们也知道的,我的命比你们加在一起都重要,所以你们都可以死在这里,我却不能,要不然就真的太丢人,太丢脸了。”

魔一边说着,那两手支额的身影竟然渐渐变得淡化起来,不过那淡化的速度却是极慢,过了差不多有十多分钟,竟然还留有一道虚影在那里骂来骂去,直到又过了两三分钟,那道虚影才算是彻底消失不见。

“对了,以后我叫魔有敌了,如果你们之中有人能活着回去的话,以后再喊我的时候,别忘记改称呼。”这是魔彻底消失前说的一句话。

魔的话很伤人,从头到尾都很伤人,但魔门众人却像是早已习惯了一般,没有人脸上露出被抛弃了的悲愤,有的,只是绝望和无奈。

风劲遒在退了两步后一直都在安静的站着,没有说话,没有动作。

看着魔刻薄,看着魔吐血,看着魔离开,既没有插口说话,也没有做出阻止的动作。

王宇莲站在风劲遒的身后,见风劲遒不动,她也不动,只是那看着风劲遒背影的眼睛中隐隐露出了一丝担忧。

华枫倒是很识时务的安静了下来,只是在看到魔突然吐出那么多血的时候小脸变得一片苍白,似乎受到了一些惊吓。

“他就是魔门的那个魔疯子吗?”风劲遒突然开口问道,也不知道他是在问魔门众人还是身后的王宇莲,但他嘴里的那个“他”却谁都知道是谁。

“是,如果他真的叫魔的话。”王宇莲在身后接口道。

“倒还真有点疯子的味道。”风劲遒又说。

“比你这个小疯子如何?”

“不相上下。”

“可他受了伤,重伤。”

“我也是。”

“没看出来。”

“马上就来了。”

风劲遒说着,脸色顿时变得一片苍白,浑身抖动如秋风中的落叶,眼看着就要倒下地来。

“遒哥哥……”王宇莲赶紧上前一步,伸手扶住风劲遒。

“没事,让我坐下来,调息一会即可行动,这种伤,死不了人的。”风劲遒道。

“好吧。”王宇莲不情愿的把风劲遒扶到原来魔坐的那小桌子边,把他放到了那只魔坐过的椅子上。

“那这些人怎么办?”做完,王宇莲伸手一指那几个魔门弟子,问道。

“除了那两个受伤的,其他人就让他们走吧。”风劲遒虚弱的道,“看在那魔疯子的份上,也不好做得太过决绝,毕竟刚才如果不是他及时收手的话,我们两个都会伤的更重,那我现在就只能任这些魔崽子宰割了。”

魔门众人原先看到风劲遒也同样伤势严重,很多人眼中已经渐渐的出现了一丝希望,此时听到风劲遒的话,刚才又看到平时那么癫狂和目中无人的师兄都被风劲遒伤成了那样,暗忖就算是现在风劲遒有伤在身,自己一帮人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所以才强忍着没有出手。

此时见风劲遒有放过大家的意思,却又有几人的心思想岔了开去。

“我看定是这小子已经伤重的不能再有任何行动,所以才不得不放我们走。能把师兄拼成那样,我想这小子一定比师兄伤的更重,我可不信,在年轻一辈中,还真有比师兄更强的人。”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魔门弟子说道,愤愤不平的样子,一看就是魔的忠实粉丝。

“我看也是,师兄哪有那么好伤的,不付出比师兄更重伤势的代价,就凭这小子,怎么可能做得到?”又一个魔门弟子附和。

“就是,就是,这小子八成已经是强弩的末都没了,只是想靠架势来吓唬我们,不如我们一哄而上,先干掉这小子再说,怎么样也不能真的把柳师兄和步师兄留在这里吧。”

“嗯,这小子这样欺负我们,今天我们若真是就这么走了,那回去后还不得被别的同门笑死……”

“不如去拼了吧……”

……

魔门众人刚听那魔门小弟子一说,开始时只有两三个人附和,到却是渐渐变得敌仇同恺起来,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在沽酒铺里响起。

王宇莲却似乎没听到魔门众人的议论一般,听了风劲遒的话后,上前一步说道:“除了地下躺着的那两位,你们都可以走了。”

举动有点对对方的无视,但她有无视对方的资格。

不过对方并不觉得她有这资格,起码现在还不觉得她有这资格。

“小娘皮,你男人现在都被师兄打得快要死了,你还不赶紧背着他逃命,怎么现在反而丢下他跑到我们这一堆男人面前来了,莫不是想男人想疯了……”一个魔门弟子虽然刚刚经过大惊恐,但在刚才魔门弟子的那一堆乱七八糟的猜想后不觉胆子又大了起来,此时更是口无遮拦的对着王宇莲说道。

然而他话音刚落,整个沽酒铺立刻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之中。

而后就是魔门众弟子脸上的惊恐泛现,但只是刚现却就已经完全凝固,然后定格。

“本想留你们一命,哪知你们这么嫌命长。”风劲遒收回刚拍出的手掌,慢慢的转身,正对着王宇莲,想笑一下,谁知刚扯开嘴角,却蓦然倒了下去。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阅读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怀化市人民医院机关分院怎么样
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廊坊男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