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柳岸凌河谷道俘行劫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03:49 编辑:笔名

一、  凌河谷道,山路崎岖。  逆河而上此去幽州天长路远,何止八百里云月?  百多战俘双手被夹拷,步履艰难。西行路已走两日,晨起踯躅踉跄继续行路。  大汉幽州骑军大队分成前后中三股,一路跟进。  昆仑杀手太高前端开路,火神派掌门风易离断后,燕南山庄的庄主王金全程监押。  肥胖王庄主身穿黄锦缎大袍,骑乘高头大马俨然帝王气派,却不过那袍纹图案仅仅飞蟒而已,他如何会如此趾高气昂?  但北方豪侠皆知王金名气不菲,北方幽燕杀手会位居老三,众杀手不但对这位王庄主礼让三分,对那一贯虐待战俘粗声粗气吆五喝六的刘管家也是另眼相看不敢慢待。  一路走来,卜鹰走得忒慢,不是故意慢。这一路上饿时嚼冰凉红薯,渴时凿冰饮水,铁胃肠尚可忍受,筋谷肉道绝难消瘦。  叽叽咕咕气串,稀里哗啦跑肚,神人怕也难捱。  带着夹拷抓着红薯啃嚼,这不是正常人生活,等于牛马被勒拷铁嚼。  渴了饮水时,也如牛马驴骡一样趴倒河沿上咕咚咚往嘴里饮水。  想用手来洗脸谈何容易,满脸风尘也只能是往冰水里浸一浸了事。  花花脸奴隶,美丽的萧岚公主竟然也只能如此。  阿岚主动相随在吴千哥哥身后,一路相帮随时有所照应。军兵乃至燕南山庄杀手们随时随地走在身边附近监视跟进,有谁胆敢交头接耳,至少要挨一顿马鞭抽打。  艰难苦旅,有情人却以特有方式流光逐波,亲情眸光划破黎明前黑暗,匆匆交焠在凌河岸畔……  从走出城门那一刻,故乡将一步步于身后远去,远去的是青山河谷,远去的是倒在血泊中亲人,远去的是故乡徐徐炊烟,还有难忘的一丛丛红柳树一片片胡杨林。  自古以来胜者王侯败者贼,你昨日是座上宾,一旦亡国则必然是落配的凤凰不如鸡。  亡国奴这个字形,在那些石碑铜鼎瓦砾金文里面是个多么悲怆的构架呀!  眼泪快要流干了吧,吴千一路想念娘亲父亲,夜里趴在河岸石板上期期哽咽,以至于梦里还在呼唤娘亲……  阿岚紧靠着他,夜里经常听到她嘤嘤饮泣。  苦命的阿岚,一路祈祷圣明的先皇吧,让父皇在天之灵早日龙腾飞天吧!    日薄西山,这一天行程临将结束。  两条腿犹如灌铅,沉重得难以载动整个身躯;脚底板磨破血泡染红靴袜,咬紧牙关方能坚挺。  唉!吴千想着命运如今被掌握在他人手中,人到这地步即然活下来,就该争取活下去,即使有一天会死掉,亦如牛马倒下又有何惜?  凛然,他听到身后面不远处,管家刘德在挥鞭抽打俘虏。  他不敢回头看,萧岚也没有回头看,两耳却在关注聆听……  “你他娘磨蹭什么?”刘德一边挥鞭啪啪啪抽打,一边操着粗嗓门诟骂道,“叫你打狼!叫你打狼!”  卜鹰被抽得满地翻滚,身上脸上留下紅鲜鲜一道道鞭痕。  “滚起来!走!”刘德停止鞭挞,汹汹喝令。  卜鹰艰难爬起来,继续向前迈步。  走出一段路,卜鹰回过头来喃喃地说:“头儿,我要解手,跑肚拉稀憋着难受!”  “娘的,就你事多!”刘德气哼哼嘟哝道,“去,去,抓把草远些滚去!”  此际,王金在后面作出决定传令:“停止前进,今夜就在河谷扎营!”  几百名骑士杀手各自拴好战马,动手搭建帐篷。  军中厨夫开始埋锅造饭……鱼香味渐渐从那些铁锅灶上飘逸出来,让人闻着闻着就要流出口水。  “千哥,”萧岚坐到吴千身旁,眼里闪泪压低声音说,“我的腿好疼好痛啊,脚上……”  吴千随手带动手铐吃力掰下一根树枝,以备前伸做木纤。  他万分疼惜地看了看她的绣花鞋低声说:“来,脱下鞋子!”  她遵从,以鞋头蹬开皮靴,勉强用手够到线袜。  不远处,有六名杀手持刀站岗。  吴千趴伏着凑到她脚心附近,用树枝一下一下去挑破她脚板上的血泡。  她噙泪强忍疼痛,不使自己发出尖叫。    二、  拂晓,马蹄沓沓。暗灰色天幕上,西垂一轮朦月。  旌旗、骑士、俘虏、马鞍、夹拷交织成一长串另类风景。  苍鹰飞头上盘旋,猕猴伏枝间窥看。唯有风嗖嗖嗖不解人意,如同片刀割疼割疼人们裸露的脸颊脖颈。戴顶皮帽或者毛毡帽者,尚且勉强御寒。来不及戴棉帽即被抓俘者,两耳冻贮红肿蛮痛。  夜来露宿不成体统,一百多人被赶进一个大帐篷内拥挤坐靠,绝无闲置空地。  睡意袭来,梦里或许梦回燕支故乡了吧?  与昨日相仿,吴千一直走在前面,萧岚结伴相随。  卜鹰依然懒怠,用刘德话说继续打狼。跑肚拉稀不见好,整个人被搞得四肢乏力走路打晃。  刘德并不担心卜鹰会死掉,打狼者多半是老弱病残,死一个少一个少操份闲心。  走之前,他才接到指令,杀手会副舵主北飞雁唐蠡交代他们:“这一批燕支国战俘全部押解到幽州以北燕南山庄,你们那里不是备有大地窖吗?总舵主决定先把这群苦力奴关押进去,等候燕王役使。”  王金之所以排到老三仅次于唐蠡,是因为他有金银做后盾,拥有燕南山庄以及一批江湖杀手。他曾经在长安宫闱离座过三年管事太监,后来因为牵连到一桩王爷造反案子,逃离京师自谋出路。他有幸遇到江湖人士云荡仙,云荡仙那时居无定所,他从云荡仙学过一些武功,不太精熟也算是弟子之一,云荡仙还有个顶门大弟子名为追风大侠,日前去往京师执行一桩护镖使命。  王金做大太监时偷偷收取过许多贿赂,积攒些银两,建造起燕南山庄,起始时仅仅有三套院落,如今壮大发展到拥有百十套宅院。可谓集住宿餐饮陆游于一体的特型山庄,不断有南来北往行客藉此路过小歇,王金好在并不曾伤害过他主顾,因此几年下来生意比较红火。  如此这般,云荡仙也有了个响当当落脚处,又因为经常与幽州赵俊王爷走动,云荡仙受聘荣升为赵王府幽州军队武师总教头。  杀手会,同期亦在燕南山庄秘密设立,主要为赵王服务,譬如此番赵俊王受朝廷之命征剿燕支国大捷凯旋。    王金传令途中暂停小歇,杀手军士俱各拴好马匹,寻找树墩枯树落坐。河岸边或车路旁,还要时时提防山崖上岩体崩塌滚落石方。  俘虏人等全部集中在河岸林丛,烤红薯的味道从河岸前方飘逸而来。  士兵们饱食过牛肉干烤红薯,以铜壶烧开冰水饮用。  管家刘德指挥士兵提来两大筐烤熟红薯,铁青着面孔过来分发食物——每人一块红薯。  红薯个头大小有别,身长胖大者赏块大的,身材矮小者赏块小的。矮个燕支人往往心下犯嘀咕:看人下台阶。  吴千心中暗道:今早日头打西头出发,刘德让众俘虏享受到热红薯,他刘德亦是颇为担心众人全部闹肚子,呼呼呼跑去林中方便,忒是不好管理。  刘德心下也在做假设估计,如若全部骑马,行程两日即可抵达燕南山庄。可是步行呢,他想着这一支队伍以现下速度,尚需十天半月以上。  所谓早餐已过,添加些食物垫底,杀手骑士们各司其责,挥鞭戳棍驱赶牲灵般催促俘虏们上路。  卜鹰像永远永远闹肚子,习惯习惯打狼来断后。  刘德真拿他没办法,不时睖瞪眼珠龇牙咧嘴骂道:“你瞧瞧你肉筋筋疲软软那德行,十鞭子抽不出谷道幽门响动!”  卜鹰反而讪讪笑着吐吐舌头帅怪相,好像他不是个屈辱奴俘,而是个十足的筋筋肉猪后丘。  他身后是风易离和他的枣红马坐骑,还有二十多名火神门杀手两百骑士陪同,隶属一支断后劲旅。  风易离似乎对俘虏们不感兴趣,时不时露出不屑一顾样子,偶尔在休息时怨怼道:“抓到这一群累赘,不然咱哥们早赶到山庄里醉酒成仙去!”  风易离、单火龙师徒两人习惯地穿着本门派统一制作之特色劲装,如同皇家御林军统一着装。  火神门着装皆为紧腿紧袖,从头到脚从帽到鞋全是火焰原色——非常崇拜火图腾,似乎是与生俱来即与火结缘。    三、  前面是一条较窄河谷,谷道艰难得仅可容一乘木车通行,队列自然改成单人纵向蜿蜒行进。  两岸坡台树木粗大茂密,且多枝叶参天。  蜿蜒队列在缓慢行进,忽听到近处几只古猿厉声啼叫。  刹那间,倏然从一株高树上飞出一条身影,白衣袍罩身,青纱遮面,头戴一顶毡帽,脚蹬翻毛皮靴,颈后一髻乌黑漆亮,看去却是一名女娘。  女娘飞身落在卜鹰身后,不待刘德、风易离、单火龙三人回过神来,既已揪住卜鹰衣领。  卜鹰吓得身上一凛,惊叫道:“你……干什么?”  来者动作神速,眨眼之间右手提领卜鹰,再一纵身飘飘飞上古树。  风易离见了,料定是高人打劫,来不及拔剑追赶,旋即翻身下马,随后腾身跃到树杈。展眼前探,风掌门见那白袍女娘拎着卜鹰已经飘飘落在前方林隙,丛间有个蓝袍女子仗剑接应。  卜鹰惊魂未定,落地时险些摔倒。  风易离追到近前飘然落地,尖声喝问:“何路贼人胆大妄为,竟敢劫掠官府人犯?”  “哇呸!你大言不惭装哪辈龟孙子!”白衣女娘嗓音浑厚响亮,从嗓音判断是位中年剑客。  此际,王金、刘德、单火龙三人飞奔而来接应。  白衣女娘回头吩咐:“青姑娘,你速带卜公子到前面林中等我。”  “是!”蓝衣女子应声,手牵卜鹰衣襟径直钻进树丛之中。  王金焦躁大喊道:“站住!给我站住!”  等于枉喊空噪,怎奈俘奴一朝出虎口,展翅腾身如翼龙。  白衣女娘指名道姓厉声娇叱:“常言道人有脸树有皮,江湖人传言你风易离一贯玩火杀人害命,若果真如此你还有何脸面在这江湖上混迹?莫如找根绳套往树杈上一挂咕噜一声响了事,省得他人动手勒死你,或者好生找个去处自我修理修练休闲修仙,你看如何呦?”  风易离被她骂得有些脸皮发烧,到底心虚理屈词穷,当时疑惑问道:“你是何方野人?敢来教训我风大侠风掌门?”  “真是懒得告诉你,你也没资格!”白衣女娘不屑一顾,压根就没把风易离当成个人物看。  后面尚有三位同僚听得真切,睖瞪双眼欲扑待战。  风易离被寒嘇得有些恼羞成怒,旋即二话不说举掌亮相,往双掌心调运三昧真火。  少顷,三昧真火初现,他迅速起跳前扑白衣女娘,掌火灼灼威逼对方中胸。  白衣女娘看得真切,同时旋起双掌,运集内力。  两双手掌历经时空穿越,怦然在空间撞击,霎时有类似火光般云团迸发,继而发出沉闷压抑之气浪……  风易离瞬时被女娘击飞出去丈许,倒仰脸面栽落在地,嘴里哇地喷出一股鲜血。  王庄主、刘总管、单火龙顾不上打斗,急急忙忙向前搀扶起风掌门。  风易离挺身坐起,以袄袖擦擦唇角鲜血,手指女娘沉吟问道:“莫非你就是那不显山不露水的太行隐侠玄天婧?”  “呸!”白衣女娘轻蔑地啐了一口,腾升而起穿树而过,前去追赶先行伙伴。    “风掌门,你怎么样?”王金率先赶到扶起,关心动问,“伤到没有?  方才交手这一掌明明被震得胸闷沉痛,风掌门依旧死要面子活受罪,嘴里轻声哼道:“方才稍有失手,轻伤失误而已,无所谓无所谓的,不过这个不速之客内功也是可以的嘛……”  “我们四人联手,前去把那卜鹰抢夺回来吧?”单火龙主动请缨。  “不行!”刘德喟叹道,“你师父方刚呕出一口血,需要养生休息。”  “被劫个男俘无所谓!”王金附和着自我安慰说,“就等于丢掉一只山羊,不过那女人平白无故打劫这个卜鹰做什么呢?”  “不晓得,”风易离摇摇头,“或许她看中了卜鹰吧?或者想要收他做个男弟子呗。”  天女散花般飞掠而至的女人,令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此人身法之快,轻功之妙皆为上乘。  吴千呆愣片刻,离得较远已然窥到卜鹰被她掠走。  想必是特意来解救他的,若果是,卜鹰他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呀。  他转头看到萧岚也在愕然凝神关注,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不仅仅是惊讶,隐藏着羡慕。  深陷苦难境地的人,无时无处地希望福力救拔,行路难难于上青天的亡国奴们多麽希望有人会伸出热情援手,亦如方才那白衣女娘凛然出手相救!  这女娘的稀世武功真是令人拍案叫绝,吴千不惜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她飞下大树,轻飘飘落下,又轻盈盈腾起那瞬间,是在脑海里放慢了速度反复再现着。我如果拜在这白衣女娘名下学武功,那才是不枉来在这世上潇洒走一回。大概阿岚的心情也是如此吧,她曾经说过有了上乘武功,我们才能不受他人欺凌......  “走了!走了!“王庄主吆喝着,“从即日起,那个再敢勾引外人,如若让我王金逮着,我砍断他两条大腿!看你还跑不跑?”  威胁也好恫吓也罢,方才发生这一幕已深深烙印,吴千心头欣慰着——终于有首位战俘成功逃脱掉。    四、  蓝衣女子引卜鹰钻进密林,回望等候。  卜鹰表情由惊愕转为疑惑,眼前这位女子面罩黑纱,紧紧崭露两条峨眉一双美眸。  很快,白衣女娘击败对手,疾行而至。 共 826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哪家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国内治疗羊角疯病的专家

上一篇:离开你的那一天

下一篇:少年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