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神门 第六百二十八章 异变,开启轮回之盘

发布时间:2020-01-17 02:38:05 编辑:笔名

神门 第六百二十八章 异变,开启轮回之盘

“不对,池孤烟不是应该在天道阁吗?”方正直突然感觉脑海中一痛,接着,耳边便传来一阵琴音。

那是非常轻的琴音,就如同小溪流过一般,然后,眼前的白色长裙女子便开始变得模糊,整个世界都开始颤动起来。

……

云轻舞的手指轻轻的在古琴上弹奏着,一声声琴音响起,她弹得并不算快,相反的还非常的缓慢。

弹琴,算得上是一个雅致的行为。

并不会太累。

可云轻舞这一曲却弹了很久,从方正直“睡”过去之后,她便没有停止过,五天五夜都不曾合眼。

这多少让她的精神有所消耗,所以,即使她的手指依旧没有停下,但是,她的眼睛却已经缓缓的闭了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

一种诡异的波动,却让她的眼睛猛的睁开。

就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一般,而与此同时,地面也开始轻微的颤动起来,很小的颤动,但是,却让原本平静的“世界”不再平静。

“嗯?”云轻舞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面前的方正直。

她非常清楚,由十三块天道圣碑布置出来的“世界”到底有多么的稳定,根本不可能受到外界的影响。

除非……

这种影响是从“世界”内发生。

“轰隆!”地面再次一颤。

接着,一根巨大的树枝也从地底冲出,晶莹如玉的树叶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碧绿色的光华。

而这还没有完。

在根树枝冲出来之后,便有着第二根,第三根……

很快的,一棵足足有着五丈高的巨树也出现在云轻舞的面前,而那棵巨树出现的位置正好是在方正直的背后。

诡异的一幕。

云轻舞的手指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琴声止。

而就在琴声停止的一瞬间,方正直的眼睛也缓缓的睁开,那是一双晶莹透明的眼睛,没有任何的色彩。

但是,在那双眼睛中,却隐隐的有着一棵大树,一棵与他背后一模一样的大树。

“云轻舞?”方正直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诧异,事实上,他现在确实有些迷茫,不过,很快的,他也恢复了过来。

回来了吗?

或者说,自己是醒过来了?

梦?

方正直并不确定,毕竟,如果真的是一场梦,这梦似乎也太过于真实了一些,真实的就像是真正发生过一样。

“醒了?”云轻舞想坐起来,可是,却发出她的双腿有些酸麻,所以,在动了一下后,身体也微微一歪,一只手按在了地面。

可就在她的手按在地面的一瞬间,却感觉自己的手被一股温暖给抓住,同时,一个身影也挡住了她头顶上方的阳光。

“好快!”云轻舞的心里猛的一惊,她当然知道抓住自己的是方正直,可是,这种速度却是她没有料到的。

下意识的,云轻舞想闪开,可是,她却发现那双手并没有再抓向别处的意思,反而是抓着自己的手缓缓的往上一提。

接着……

云轻舞便在这股力量的牵引下,站了起来。

“坐了很久吗?”方正直看了一眼云轻舞,在云轻舞的脸上,他看到了一种倦色,一种很少有的倦色。

“嗯。”云轻舞轻轻的点了点头。

然后,她也像反应过来什么一样,飞退的往后退去,只是一瞬间,便脱离了方正直的手掌。

“呵呵……”方正直轻轻一笑,并没有因为云轻舞的举动而有什么意外,只是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双手。

居然抓住了?

而且,好像自己又一次放弃了“机会”?

方正直不知道自己这一觉睡了多久,可是,他却知道在他睡之前的半个月时间,他努力过无数次。

可是,却从来没有再抓住过云轻舞,别说是像刚才那样抓住了,甚至连云轻舞的裙角都没有触碰到。

“你……突破了吗?”云轻舞在退出方正直五步的距离后,终于停了下来,看着并没有向自己再发动“进攻”的方正直,神情间多少有些意外。

她非常清楚,刚才的自己确实露出过一丝破绽。

在连续五天后,终于有些支撑不住,而恰巧的是,方正直又突然醒了过来,主要的是,方正直还真的抓住了自己的破绽。

可意外的是……

方正直似乎并没有趁着这个破绽对自己得寸进尺的意思,反而是就这样让她安心的“逃走”,这便多少让她有些意外了。

“不知道。”方正直摇了摇头。

事实上,他现在确实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突破,也算不算是从回光境踏入了轮回境,因为,那些事情似乎是发生在“梦里”。

“明白了。”云轻舞没有再多说什么,也没有再问,只是轻轻的拍了拍沾染在裙角的青草。

这是一个很正常,也很随意的动作。

可是,当这个动作落在方正直的眼中时,却让方正直的眼角微微一动,脑海中更是浮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

“种子,一粒种子!”方正直的嘴里轻轻的念着,随即,眼中也亮起一抹光华:“种子便是原点,从原点开始,再至轮回!”

“什么种子?”云轻舞本来并没有打算再问,可是,当她听到方正直口里发出的声音后,还是升出了一丝好奇。

不过,她的这一丝好奇,很快也变成了惊讶。

因为,在方正直的手里正有着一点光芒亮起。

当然了……

一点光芒不足以让云轻舞惊讶,她惊讶的是,这一点光芒似乎正在“生长”,就如同一粒种子一样生长。

很快,非常的快。

而更诡异的是,当那一点光芒疯狂的生长成为一棵大树后,居然再次发生了变化,一点一点光芒从大树上落下。

就如同落叶一样。

而随着那些光芒落下后,一棵新的大树也再次在方正直的手心中出现,或者说,现在在方正直手心中的已经不止有大树了。

还有山石,还有花草,还有日月星辰……

这些东西的出现,都是由一点点光芒中生出。

“嗡!”猛然间,所有的大树,山石,花草,日月星辰都消失无踪,只剩下一个不断旋转的光轮。

光轮分成六块。

每一块都呈圆形,六块圆形,围在方正直的手心,不停的旋转,同样旋转成一个圆。

这一瞬间,云轻舞有一种错觉。

她觉得方正直手里的似乎并不是一个光轮,而是一个世界,一个包含万千的世界,只是,这个世界似乎还并没有成形。

只有圆。

一个只有圆的世界。

“是什么?”云轻舞即使从小博览群书,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一幕,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再次出现。

原本在方正直手中旋转的光轮竟然停了下来。

接着,整个世界也开始震动起来。

“轰隆!”一声巨响。

云轻舞下意识的抬起头,然后,她就看到了一道光芒,一道从天际落下来的蓝色光芒,那是一种接近于天空的蓝,非常的纯净,纯净得不染一丝尘埃。

“轰!”蓝色的光芒直接落在方正直手中的六个光轮上。

接着,也瞬间消失无踪。

可就在蓝色光芒消失的一瞬间,,围在方正直手心的六个光轮中的一个亮了起来,就像是被蓝色的光芒点亮一样。

从白色慢慢变成了蓝色。

不单是变成了蓝色,在光轮的正中间,还有着一个无比复杂的金色字符也缓缓的亮起,散发出夺目的光芒。

“这难道是……”云轻舞的凤目猛的一睁,看着蓝色中的那个金色字符,脑海中莫名的闪过一个词,一个即使是她,也只看过一次的词。

而当这个词闪过后,云轻舞的脸色也微微一白。

震憾。

次,云轻舞像今天这样震憾。

而更让她震憾的是,当那蓝色的光轮亮起后,原本震动的地面也越发的不平静,甚至有一种要崩塌的感觉。

地面开始龟裂,大树开始摇晃。

“怎么会这样?”云轻舞感受着周围的变化,眼神中也闪过不敢置信的光芒,由十三块天道圣碑所组成阵法,竟然被憾动了?

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

可是,却又似乎是事实?

云轻舞的嘴唇动了动,她想说点什么,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再开口,一道光芒也再次从天际落下。

“轰隆!”

这一次,光芒是绿色,那是一种碧绿,如翡翠一样的碧绿,晶莹透彻,让人的心里莫名的产生一种宁静。

绿色的光芒同样落在方正直手中的光轮之上。

瞬间消失。

接着,一道绿色的光芒也再次亮起,而与此同时,六个光轮中的另一个,也再次被点亮,变成了绿色。

同样的……

另外一个金色的字符也在绿色中浮现。

“轰隆隆!”

龟裂的地面上飞溅起无数的碎石,一道巨大的裂口飞速的将一棵大树完全吞没,无数的枝叶断裂在地。

“是……是轮回之盘!”感受着周围的震动,云轻舞的脸色终于变了,如果说刚才她心里对于方正直手中的六个光轮还只是猜测,那么,当第二道光芒落下,第二个光轮被点亮时,她也终于确定。

轮回之盘。

一个只存在“假想”中的名字。

云轻舞依稀记得,在魔族的典藉中,曾经有过一段简短的记载,那是非常非常古老的一段文字。

描述得也非常的简单。

大概的意思是,轮回之盘,又被称之为六道轮回图,或者是生死之轮。

当然了,轮回之盘和轮回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因为,轮回之盘,并不是一种境界,而是六道,换句话说,在轮回之盘中的六个光轮,每一个光轮都代表着轮回六道之中的一道。

天道,修罗道,人道,傍生道,地狱道,鬼道。

这是六道。

每一个掌握了六道之力的人成功踏入轮回,在他的身体内,六道之力都会慢慢凝聚,终形成一个光轮。

这个光轮代表的便是他的六道之力,每一个光轮上面的字符又完全相同。

而这也是六道轮回的强者,比一般轮回境强者要更强的一个“猜测”,但是,在这个猜测之中还有一个“假想”。

那就是,有没有一种可能,光轮并不止一个?

而是有六个!

因为,轮回共有六道,那么,光轮自然也应该有六个。

但这只是一种假想,一种并发生过的假想,因为,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不过,典藉中还是给这种假想命了一个名字。

轮回之盘!

轮回之盘?!

竟然,开启了轮回之盘,而且,刚才似乎还点亮了两个光轮。

两个光轮?!

如果,这是真的……

云轻舞没有再想下去,因为,龟裂的地面已经到了她的脚底下,使得她不得不飞速的往后退出一步。

可就在她退出一步的瞬间,一个身影也再次到了她的面前,蓝色的长衫被吹起,一双眼睛更是晶莹如同水晶般透明。

“方正直,我不会让你走的,死也不会!”云轻舞当然知道方正直要干什么,可是,方正直的速度很快,快得让她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几乎是一瞬间,她的手便被方正直一把抓住,同时被抓住的还有她的腰,那是一只环在她腰间的手臂。

“是吗?难道你真的想在这里失身?不过,说起来……这里环境还真的不错,天苍苍,野茫茫,适合……嗯,要是再来几棵红枫树,落下几片红叶……”方正直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同时,搂住云轻舞的手臂也微微一紧。

“无耻!”云轻舞口里骂了一声,接着,整个人也瞬间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方正直的五步之外。

只是,想到刚才被方正直强行住时的感觉,她也有些微微失神,脸上更是无意识的露出一丝红润。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也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很近,近得她都可以感受到那个身影身上的气息。

“你觉得这一次,我还会轻易的放过你?”方正直并不想这样步步紧逼,可是,他却不得不这样做。

因为,他必须要离开。

被困在这里困了半个多月,这一次的机会……

可是说是他剩下的机会。

北京熙仁医院在哪里
北京积水潭医院
长春治白癜风疗法
牛皮癣治疗怀化哪家医院好
三亚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