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花谢谁知晓 第二十六章

发布时间:2019-10-24 02:54:48 编辑:笔名

花谢谁知晓 第二十六章

那山羊胡道长正要带着小跟班跟那蹦蹦跳跳的僵尸离去,只是还未走几步,便被三师兄云齐的声音拦下:

“这位道长,戏也唱完了,钱也收完了,想走?”

众人群因这一变故都诧异的看了过来,议论纷纷。

“演戏?骗钱?”

“什么意思?”

....

听到云齐的笑声后,山羊胡道长愣了愣,没有说话,但身体明显的微微颤了颤,似乎在担心什么,许久都没有回过身子了,而身后的小跟班就表现的有些惊慌了,拿着铃铛的手也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传出杂乱的“叮..叮铃”的铃铛声响。

看着眼前这二人的举动,林熏无疑更加确定了,就是这山羊胡道长与小跟班演的一出戏,想在这危难之际赚一笔,今日赚了这么多,若不是临走之前被三师兄拦下,哪里还有什么明日准备充足,怕是拿着这些钱财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想着,内心就有些愤怒了,居然这样欺骗无辜的百姓,带着愤怒的眼神再次望了过去,却见那山羊胡道长依然一动不动的呆在原地,什么话都不说,也不知在想什么,该不会是在在计划怎么跑吧,刚想出声提醒三师兄,却又想到周围这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怎么可能跑掉呢!想着,便笑着拍了拍头,笑自己真笨。

“这位小兄弟说的什么话,贫道降妖伏魔,为民除害,怎地就成了唱戏了?”而此时,留着山羊胡的道长却笑呵呵的转过身子问道。

看着这么从容冷静的山羊胡道长,林熏倒有些怀疑是不是三师兄云齐看错了,正在思想,三师兄云齐却冷笑起来,在山羊胡道长身边转着圈慢慢走来走去,就像一只贪玩的猎豹,充满玩味的环绕在猎物旁,明明可以一击必杀,却不杀它,不伤它,也不让它跑,就是让它感受绝望。

“道长你可真能演戏,在下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却还能如此冷静的继续演下去,在下实在佩服。”云齐笑着摇了摇头。

“小兄弟可莫要胡说,贫道为何要演戏?”山羊胡道长两手一摊,无奈的问道。

“这僵尸是真是假,道长心中自有数,莫不是要在下拆穿?”云齐冷冷一笑,脚步应声停下,负手站在一脸惊愕的山羊胡道长面前。

只见山羊胡道长随着这声落下,脸上冷静从容的表情也转变成多种,有惊愕、有害怕、有紧张,后背不停的冒着冷汗,云齐见状笑意更甚了,颇有玩味的静静等待他继续发声反驳。

但此时人群却炸了锅,声音愈加大声,林熏闻声望去,看到众人的表情也很丰富,有害怕的,有疑惑的...有愤怒的,有惊讶的....

“什么真的假的,僵尸还有真假的吗?”

“如果僵尸是假的,那可如何是好啊!”

“唉!这个符咒究竟有没有用?”

“道长!你说句话呀!告诉这混蛋,僵尸是你亲手降来的!”

...

云齐静静的听着四周人群的吵闹声,又看到额头布满冷汗不知所措的山羊胡道长,很是满意,笑了笑,也没打算催他,就是这样静静的注视他,时不时还温柔的帮他擦了擦肩上被风吹来的灰尘,但这温柔的举动,在山羊胡道长眼中却是随时取自己性命的刀子,给吓得一颤一颤的。

一脸害怕的山羊胡道长实在没有料到今日会有一尊大神来砸场子,这僵尸真真假假自己当然是清楚,就是自己侄子乔装打扮的,只是山羊胡道长实在想不到侄子装的如此真实的一个僵尸,却被眼前这一脸笑意的男子看破,这想来与他又无冤无仇,为何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呢!心里真是又惊又怕,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粘稠稠的,很是难受,就像是时刻提醒自己这不是做梦,这是现实。

“道长!你倒是说话啊!告诉这王八蛋,僵尸是你捉来的!”人群中又传来一声带有怒火的吼声。

“是!这僵尸就是我捉来的!贫道实在想不到这人为什么要胡说八道,说自己演戏!”山羊胡道长突然垂死挣扎般的大声一喊,表情也显得十分痛苦,弯着身不停的拍了拍自己的膝盖,显得十分无奈。

“乡亲们!道长都这样说了!这王八蛋肯定是嫉妒道长有本事捉妖!”

“对!一定是!大伙上!打死他!”

“打死他!打死他!”

随着一人带头,人群中熙熙攘攘,十分热闹起来,慢慢得都往林熏这里挤了过来,林熏惊讶的看了看一脸怒意的人们,又担忧的看了看三师兄云齐,不知为什么,她总感觉这样下去,三师兄云齐一定会被这些百姓一顿暴揍的,正在担忧,却看到云齐大笑起来

,笑的很痛苦,眼角似乎还有眼泪。

林熏又眨了眨眼睛,一脸疑惑,完全看不懂云齐又要唱哪一出。

“哈哈哈,道长,你可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死到临头了都还要演下去!”

山羊胡道长有些惊愕的看着眼前笑的如疯子般的男子,丝毫不知他下一步会干嘛,一脸紧张的愣在原地,又希望着这些百姓能快一点涌上来打这个男子,然后自己好跑路。

却不曾想到,大笑的云齐突然走到僵尸身前,在众目睽睽之下,撕下了僵尸上的黄色符咒...

山羊胡道长跟众人都不由的眼睛挣得老大,一脸惊愕,空气中一片寂静,就如同一根针掉下都能听到声响。

而那被撕下符咒的僵尸却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按道理来说符咒撕下就会发疯的袭击周围的人啊,可为什么这么安静的站在原地,果然如三师兄所说一致,这是一个假的僵尸,林熏笑了笑,赞赏的看了过去。

但围观的人群却不知道僵尸是假,愣了好片刻,随着一人惊叫,随后应声而起各种声音,叫着嚷着就要跑。

“啊!僵尸苏醒啦!!!”

“快跑!!”

“喂!别跑啊!僵尸是假的!”看着逃难似的人群,林熏大声的朝着他们喊道。

“快跑啊!”

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人群里依旧是惊叫着逃命,关门的关门,跑路的跑路,林熏看着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不再去喊停他们,转过头想继续看戏,却不经意间发现那千金小姐还站在原地玩弄着符咒,看得林熏一脸惊讶,为什么这位千金小姐一点没有因为僵尸的符咒被撕去,而跟着那些人们惊慌的逃掉呢,带有疑惑的走了过去,刚想出声,却被那发现来人的千金小姐先问了。

“干什么,丑八怪!”千金小姐眼光在林熏身上打量一番,随后脸色表现极其嫌弃的问道。

“...”林熏差点被这一句话给口水呛到,一时无言。

“来人!”见林熏没有说话,千金小姐几乎没有眉毛的眉头一皱,尖叫似得喊道:“快把这个丑八怪拉走,恶心死我了!”

“...”

两个黑衣侍卫闻声便快步走上前来,想要拖走有些愣然的林熏,好在林华挡到林熏面前,正预备要动手打退这两个侍卫,千金小姐温柔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退下!退下!快退下!”只见两眼发光的千金小姐说着便快步走了前来,还未等侍卫应声退下便是一拉,两个侍卫便失力的翻到在地上,在林熏惊讶的眼光下惊慌的退下。

“公子~公子!”千金小姐说着嘻嘻一笑的便抱住林华的手臂,不停的抛着媚眼。

“...”只见林华的眼角狠狠的抽了抽,随后极其嫌弃的甩脱了那千金小姐,但那千金小姐又不耐烦的继续抱住,像是抱住了世间宝贵、值钱的东西,绝不会放手的样子。

林熏只能可怜的看了一脸无奈而又不好出声的林华一眼,偷偷笑了一番,再后者的委屈巴巴的眼神下,才稍有收敛,这才忍笑的开口问道:

“这位...美丽的...小姐...”

林熏刚一说出这几个字,就十分的难受,这时倒是能体谅方才三师兄说这几个字的心情了。

千金小姐一脸沉迷的趴在林华手臂上,听到林熏的叫声,娇声的“嗯。”了一声,很是满意。

林熏见后呵呵一笑,缓了片刻才继续说道:“你为什么别怕僵尸啊...”

“僵尸?”千金小姐先是疑惑的睁了睁眼,随后又赶紧闭上双眼,继续躺在林华手臂上,柔柔的说道:“它不是被道长的符咒镇压了吗,本小姐有什么好怕的。”

哦,原来如此,原来这位相貌出众、有钱的千金小姐方才是沉迷在看手中的符咒,并未发现已经转变的变故,而那些侍卫,倒也是很忠,主人不走,他们就不走,誓死保护主人,不错,不错。

林熏赞许的点了点头,随后阴阴一笑,道:“那符咒已经被我师兄撕去了。”

千金小姐听后笑着点了点头,“哦”了一声,趴在林华手臂上喃喃自语重复的说道:“符咒被你师兄撕了呀,嘻嘻。”显得十分无所谓,正在林熏惊讶时,表现无所谓的千金小姐突然花容失色,一声惊叫:“啊,快跑啊!”

叫着便立马丢开了林华的手臂,逃命似得跑了,而身后的侍卫们也仓惶的跟了上去,留下被嫌弃的、无奈的林华在此。

“哈哈,果然在钱财帅哥眼里,性命才是的呀~”林熏满意的一笑,参悟般的说道。

林华只得摇摇头,轻轻一哼,用手臂碰了碰还在发笑沉醉的林熏,似乎在说:还不告诉他们是假的,不要害怕?

“对对对。”林熏这才醒悟了过来,两手放在嘴边,大声的一喊:“你们快回来,僵尸是假的,还一动不动呢!!!”

果然,这样一喊,声音真的变大了许多,那些跑了很远去的人群以及刚刚没跑多久的千金小姐及她的侍卫们,这才停住了跑命的脚步,面面相觑。

“咦!那僵尸似乎还在原地!”逃跑的人群里突然有一人笑了笑,然后便一传十,十传百,众人都知道了僵尸还在原地,都脸色一喜,大着胆子好奇的都走了回来,四处的店铺门也都打了开来。

而还在僵尸处的云齐听到响动后,转头一看,原来是逃命的人群因为林熏又跑回来了,笑着朝着林熏竖了竖大拇指,后者笑着摆了摆手,似乎在说小事情小事情,云齐没好气的笑了笑,这才收回了眸子,继续看向这被撕了符咒还一动不动的假僵尸。

“喂,你的符咒都被我撕了,戏也该停了吧!”云齐笑着推了推那僵尸的手臂,却什么动静没传出来,云齐只得无奈的笑了笑,这演员可真有职业精神。随后转过头冷笑的问向一脸冷汗的山羊胡道长:

“喂,道长!你这僵尸都被撕下符咒了都没有反应,不是假的是什么?”

“这...这....这”山羊胡道长慌乱的什么话都说不出,而人群里却炸锅了,骂声不断:

“你这个死道士,敢欺骗我们!”

“打死他!”

“退钱!不然打死你!”

看着又恢复生机的人群,林熏很是欣慰,不过要不是自己事先知道,恐怕自己才是跑的快的一个,哈哈~

“啊吼!”

“哟!还演!”

随着一声嘶吼跟三师兄云齐惊讶的声音,林熏便立马的目光望去,只见刚刚一动不动好久的僵尸突然龇牙咧嘴的抓向其面前的云齐,却被云齐惊讶的话语轻轻松松躲了去。

这下僵尸活了,这人群会不会...

“啊!是真的是真的!快跑!”果然,不出林熏所料,人群果然又要迈着脚丫跑了,店里的掌柜老板们也纷纷的要关上门,不过好在那龇牙咧嘴的僵尸被云齐一脚踢到在地,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痛的不停发出声,人群们这才没有跑。

“哎哟...哎哟..”随着地上的僵尸一声哀痛,山羊胡道长的小跟班便慌忙的跑了上去,扶起那僵尸,关心的不停的问道:“二哥!二哥!你没事吧!”

“都被我拆穿了,还要演,不是找揍吗?哼哼。”云齐玩味的笑了笑,叉着手笑着看着。

“果然是假的!你这死道士!我要宰了你!”这时,人群里一个裸露粗壮的上体,满脸胡渣的汉子便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不知从哪里拿来的杀猪刀,一脸怒气的快步走了过来。

“不不不!他就是僵尸!!”山羊胡道长看着越来越近的粗旷汉子,心里乱成一锅粥,不停的说道,随后眼光一闪烁,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今日我就替天行道,灭了这僵尸!”就就地搬起一块大石头,快步的走向假僵尸处,想要砸死他。

“叔!叔!不要啊!这是你亲侄子啊!”那小跟班看着拿着石头冲上前来的山羊胡道长,脸都哭花了,不停的磕头哀求,却没有用,山羊胡道长就像着了魔般就要把石头在一脸惊愕的僵尸头上砸下...

吓得林熏赶紧捂住眼睛,不敢看到这一惨烈的一幕,心里只骂这道士无情无义,畜生。

“哄通!”随着一声闷响,石头落地,林熏按耐不住的小心翼翼张开双手,脸色一喜,原来着魔的羊胡子道士被三师兄云齐拦住了,石头也被他一手击飞在地,而山羊胡道长一脸愕然的呆站在原地,满脸惶恐的看着一脸冷意的云齐。

”道长好手段啊,为保全自己,亲侄子也要杀人灭口,做戏做到底。“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
安顺治疗癫痫重点医院
广东牛皮癣医院
梅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威海治疗宫颈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