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80后小伙做脑瘫患儿按摩医生10年双手肥

发布时间:2019-05-22 08:19:58 编辑:笔名

80后小伙做脑瘫患儿按摩医生10年 双手肥大变形

段录民正在帮助患儿做康复训练,这工作他已经干了10年

河南商报 唐韬/摄

学医的他立志像父亲一样治病救人 却终做了一名脑瘫患儿按摩医生

10年前,他 不甘在此 如今,又 爱得深沉

4岁患儿一句话 让他坚持到如今

他也体会到,自己工作的意义不是为了功成名就,而是那些患儿能高兴地说:叔叔,我能走了

河南商报 孙李爽

郑州市按摩医院,小儿康复科。胡乱扒拉两口饭,段录民便开始了一个下午的工作。

1岁8个月大的小天因患脑瘫而双腿变形。双膝跪地,腰间缠着护腰带,不时还要换个姿势,弓着身按摩小天僵硬的踝关节。也许是嫌力道重了,小天哇哇大哭,段录民忙打开,放起儿歌,小天这才止住哭声。

这项工作,段录民干了10年,双手因长期按摩而肥大变形,并患上腰椎间盘突出症。而这些,80后的他不在乎,因为多年前一名患儿对他说的一句话,已成了他终身的追求。

那些年

受父亲影响 他从小想从医

段录民常开玩笑说自己出生在 医香世家 ,同事们则 笑话 他:还 世家 呢,你父亲不就是个乡村医生嘛。

1980年,段录民出生时,父亲是漯河市舞阳县马庄乡的医生, 十里八村有不认识村长的,却没有不认识我爸的。

早,父亲因上过私塾,被村里举荐去县里学医,回来后当赤脚医生。那家有病人,他提着药箱,不论路多远、天多黑,都要立马赶去。

段录民的童年是在 敲门声 中度过的。往往睡到半夜时,听见有人边敲门边喊 段医生,段医生 父亲立即开门,背起药箱,回来时已是天亮。

父亲的威望就这样树立起来,段录民说,这对自己的 好处 便是:小朋友都更愿意和他玩,叫他 大哥 。

当医生真好! 段录民想,等自己长大了,也要像父亲一样当个医生,至少能获得乡亲们的尊敬。

1999年报考大学时,19岁的段录民志愿便选了河南医科大学(现已并入郑州大学),学临床医学专业。

那些事

当 按摩医生 他心有不甘

段录民自己也想不到,自己没有走本已规划好的人生路,却走了另一条路,一走就是10年,且今后可能还将走下去。

当脑瘫患儿按摩医生,我从来没想过,跟我在大学里学的东西完全不通。 段录民说,大学毕业后,他先在漯河市一家医院实习了1年,之后来到郑州。

当时,郑州市各大医院医生几乎饱和,连月来没有工作,段录民已经身无分文,正打算回漯河时,看到郑州市按摩医院招人。

按摩是医生吗? 段录民个念头便是这句话。但朋友劝他:先找个工作要紧,这家医院还是 有编制 的。

2004年初,段录民成了一名正式的按摩医生,2006年,医院新开了小儿康复科,专为脑瘫患儿按摩,段录民被调到该科室。当时一个科室仅有3名医生,每天接待患儿百十个,每名患儿要按摩30分钟。 一天下来,我要工作12个小时以上。

这还不是痛苦的,对段录民来说,痛苦的是父亲也认为:按摩不是医生,不能治病。 这对我的打击太大了!

加上工作的劳累,段录民回忆,初进新科室时,自己身心俱疲,始终不甘心留在这儿。 为小孩儿按摩时,他一直哭,我一恼,会吼两声震住他。 段录民坦言,那时的自己不喜欢这项工作,想逃离。

没想到,后来他的改变,竟缘于一名4岁患儿的一句话。

那些话

患儿那句话 让他心酸落泪

与毛毛的面,段录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一个瘦弱的小男孩,在家人扶着的情况下,才勉强能踮起脚尖摇摇晃晃站着,双脚僵硬、外翻。

毛毛很懂事,段录民说,他按摩时,毛毛强忍着疼痛不哭,半个小时下来,脸憋得通红,手心全是汗。

小男孩的坚强打动了他。段录民发现,每次来按摩,都是毛毛的妈妈背着他,中午吃饭时,给毛毛吃鸡蛋,妈妈吃馒头。

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毛毛的病,他爸妈离婚了,他妈带着他一直看病,不愿放弃。 段录民说,毛毛母亲的坚持,让他感动。

一次按摩时,毛毛对他说: 叔叔,你用力吧,我不怕疼,我想走路,以后妈妈就不用背我了。

我当时真的特别受触动,正给他按着就掉泪了。 治疗期间,月薪不到1000元的段录民常给毛毛买零食、玩具,中午吃饭时也顺便给毛毛妈带一份。

两年后,毛毛自己能站起来了,扶着墙能走10米, 他很兴奋,说 妈、叔叔,我能走了! 而一旁的毛毛妈激动得捂嘴大哭。

看到毛毛的变化,段录民次真切地体会到,自己工作的意义不是为了功成名就,而是为了那些脑瘫患儿能说一声:叔叔,我能走了!

他的心事

有成就也有无奈 他还将继续坚持

由于实在没钱继续治疗,毛毛离开了医院。 那时他们没有,我也不知道后来毛毛怎么样了 会不会走路,有没有上学?

遗憾、无奈,在小儿康复科,给脑瘫患儿按摩,这种心情段录民体会得多。

他还记得来自平顶山的不足1岁的康康,看了2年病,父母举债好几万元,终也放弃了。 一个孩子,一年要花五六万元,对农村家庭来说,负担确实太重了。

2012年前,段录民说,社会对这些家庭很少有救助,直到这两年有慈善总会、基金会的关注,稍微能帮助一些特别困难的家庭,但名额很有限。

依然有家庭因不堪重负而放弃为孩子治疗。 我劝自己看开点,自己能做的,只是让这些孩子早一天康复。 说到这里,段录民有些失落。

段录民的双手比常人肥大,指头上都是茧子。前几年,他又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下楼梯必须扶着把手。妻子说他 年纪轻轻,却落了一身病 。

有人问他还能干多久,段录民总是笑着说: 干到干不动呗!那天老得手没劲儿了再说。

为何如此执着?段录民说,他非常喜欢艾青的这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什么样的眉毛需要手术 四种眉毛缺陷可以考虑眉部整形
Jeep全新SUV谍照流出 预计售价17到21万
Lumus与DeepOptics合作为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