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家园乡村艺术家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54:57 编辑:笔名

这里地貌呈芭蕉叶样,生长着一片竹林。竹子是水竹,竹管细但骨节长。竹林后有三户人家。一个是篾匠,一个是劁匠,还有一个是艺术家。他们三家的关系很一般,似乎有点谁也瞧不起谁的意思,不过日常交往脸色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来。  篾匠的老婆,贤惠倒还贤惠,就是把钱看得真,谁有要紧事,她都推诿说:“我们篾匠不在家,我做不了主呀。你们是晓得的......“要么即使篾匠在家,遇上这种事她也会指使篾匠溜进卧房,挪开泡菜的粗瓷瓦缸,溜进地下红薯窖里藏着。地面上的这档子事,她就推辞掉了。  篾匠好酒:一日三餐先喝酒,再吃饭,这是多年养成的规律。老婆因而管住他,主要是靠酒来要挟。山区里家家皆酿酒,酒是甜高粱杆子那种植物为原料,加酵母发酵,蒸腾出来的气流水。老婆起先不沾酒,和篾匠在一起久了,也生出这喜好来。每逢看见篾匠仰脖子把竹杯子斜起一个仰角的表情,她就按奈不住了:给我留一口吧!篾匠鼓着腮帮很为难地说:一个女人喝哪门酒哟!不得已还得给女人留一口。因为女人,扬起了手里的铜锁钥匙,酒是锁在红薯窖旁的地窖里。  篾匠要出远门卖手艺:脊背上挎着帆布包,里面装着刀,凿,锥,等篾活家什;手里拎着一把锯子,就上路了。  劁匠是劁猪骟驴,裤腰带上只系着一把月牙小刀就上路了。  艺术家其实是写写春联,画画年画。要么平日里去山坡上土地庙里塑塑像什么的。一般不大出远门,关键是老婆漂亮有姿色。他总怕自己出远门,老婆会被篾匠和劁匠占了便宜。老婆生长一双丹凤眼,鸭蛋脸;说话很有韵律美,清而脆;身段纤巧,一摆手一投足,有些春风扶竹之感。老婆也怕他去了大地方,把她给甩了,因而两个安安稳稳地厮守于这一席之地。老婆种三亩薄田,艺术家要么塑神像,要么也适当地替老婆打理打理庄稼。日子过得还算逍遥快活。白天老婆在庄稼地里施肥,艺术家一边帮着垄土,一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端详这美妇施肥的样子,收工回家,匆匆摊开纸张,画出来。夜里卧在床上,不急着忙要事,先说些鬼狐故事,酝酿一下氛围。说到要紧处,老婆瘫软作一团泥一样,死死地粘住他。他也说不清这方法从哪里学的,只知道女人是通艺术的,潜意识里喜欢另外一个浪漫的世界。  老婆时常骂艺术家是流氓,怎么晚上和小孩子一样活泛?他就讲起篾匠来:篾匠编筛子、篓子,前先得喝二两好酒。脑子里构思一遍,篓子的型来,你敢说他构思时没有想起自家女人的屁股来?老婆就一骨碌爬起来,扯艺术家的耳朵,扇艺术家的嘴巴,骂:不正经。心里就不能想点正常事?艺术家辩解:正常事我说你爱听吗?于是就从吃饭论起,吃饭为嘛?老婆说:吃了几十年了还用问。艺术家拿村长做比喻:村长吃饭为了想怎么给大家谋福利,你敢保证他一天到黑全是想这个吗?他是人,不是神仙。是人就有兴趣感,进而说起篾匠女人和村长的不正当关系来。老婆说不过艺术家,只得一句:闲时莫论他人非,转移话题。  静静的夜里,山岗上有月亮。一条短尾巴狗,汪汪地叫了三两声,篾匠家的灯亮一会儿,又灭了。村长来这里不为别的,只为两件事而来:一,喝篾匠家的酒。二,破坏篾匠家的夫妻关系。村长是个会讲故事的人,他常对篾匠媳妇说篾匠的坏话:说篾匠作风不正,论喝酒没个度,会败坏作风。篾匠老婆就吟吟一笑,指了指他:你不也一样嘛!狗汪汪叫了两声,摇了下尾巴。村长掏了支烟,不紧不慢地说:我坦白呀!说起自己老婆过世早,自己的恓惶来,好像止痛片一样,篾匠老婆抚摸一阵歪在自己大腿上村长的脑袋。转而想起篾匠每次出门的逍遥样子。难道是出门就可以敞开喝酒吗?  劁匠劁猪总是早出晚归。其实看不起篾匠老婆这种作风。总想对篾匠说:你老婆给你找了个兄弟。可是这话每回都被自家的老婆挡回去了。劁匠说:我依靠这月牙刀混饭吃,另一方面是为动物界合理秩序做贡献,见不得这类丢人显眼事。他老婆就提说篾匠家的钱难借,幸灾乐祸起来。  一场大雨过后,竹林被风搅乱了秩序。有的竹子拦腰折断了,有的几株竹子缠在一起。原本三家的竹园,分得很清。这场大雨弄得分不清你我了。篾匠家的竹子绕住劁匠家的竹子,劁匠家的缠住艺术家的竹子,艺术家的一部分竹子又压住篾匠家的竹子。为这竹的事闹得不可开交。有的说,你家竹子懒于修理,被这风给使了坏。有的说,你家要是今年不该砍了那百年的老松树。松树后面是桦树林。  竹林后面的确有一片开阔地,有一片直溜的桦树林。根根都是雪白的皮,纹理细腻。村长勾结了外面的木材商,没出半个月把这片林子砍伐净了。一根根参差不齐的树桩,留着粘稠的浆液,无声地淌着的泪。  三家人找村长来决断。篾匠见了村长来,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艺术家老婆看出来了,装作没看见。瞅着村长手里冒着青烟的烟头,村长说:劁匠呀!不是我说你,你一天到黑到处跑着不落屋,是谁把你家的松树砍了你都不知道?要是你这松树在...。意思全在数落劁匠的不是。劁匠指了指远方的桦树桩,说不出一句话。艺术家看不过眼,说:这竹子可以编竹器。要不我们把这都转让给篾匠吧!篾匠老婆听着不高兴。村长说不好。篾匠老婆给村长使了个眼色。艺术家想了个点子:把这片竹林他承包了,给每家每年一万元。  一万元。一百元有一百张呀!五十元二百张.......十元...五元...。多,真多。篾匠想着这可以买很多很多酒哟!劁匠也暗自盘算,这可得跑多少路,劁多少猪,才能赚下这么多呀!经村长的手按下了鲜红的指纹,成交!  艺术家老婆诧异了,觉得艺术家疯了。你这是要成什么精?艺术家说:昨晚那场大风雨,我听到了一种声音在议论。一个说:我们这里风景可以卖钱。一个说瞎说:鬼话呀!好好的一园竹子全倒了。一个说:正是倒了,才可以招人来看稀奇。还有看看那破败桦树林用多长时间可以恢复起原貌。艺术家毕竟是艺术家,他有一颗天眼,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于是,他办理了交接手续后,在松树桩旁盖了间画室。来的游客的确很多,都掏了五十元一张门票的大价来参观。这不算啥?关键是他们还愿意再掏三到五百元,让艺术家把过去的,竹林,松树,桦林想象一番,把自己的感受告诉艺术家,让艺术家画下来。也有一些知名艺术家来干这荒唐事。他们说:本地人画山水,比外来人画得更有神韵。  艺术家老婆不再认为艺术家不正经了。想了很久才想明白。   共 24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造成前列腺脓肿的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的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的专治癫痫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