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流年江山文学网2

发布时间:2019-07-13 18:06:41 编辑:笔名

一个漆黑的夜晚,流年躺在床上,眼睛却始终睁开。她不时的透着月光看着墙上高挂的钟,当时钟在午夜12点发出恐怖的当当声时,流年像接到命令般开始穿戴整齐,脸上透着莫名的兴奋。这一切都是摸着黑进行的,但漆黑的夜晚却怎么也挡不住流年去上网的脚步,随着离家越来越远,流年的的心跳开始慢慢平静,学会上网好几个月了,家里没电脑就是有也不让上,可现在的电脑对于流年来说简直是一座刚开发的宝藏,所以宁愿冒着挨打的危险也要摸黑去玩几个小时。  流年是个很漂亮的女生,家里条件不错,所以刚上高一的她比起同龄的那些孩子多出的不仅是那些许的优越感,她对他们的稚气和唯命是从感到非常的不理解加不屑,尽管家里对她要求非常严格,但她却始终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她认定的事,就是杀头她也要去。  流年是一路小跑的进一家网吧的,她紧张的刷了一张上网卡,然后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上网对于流年来说只是聊天,她喜欢面对陌生的感觉,那陌生男人的恭维和风趣让她不可自拔。她进了一个本地聊天站,她的网名叫“不会飞的蝶”,她喜欢这名字,晚上来是为了前几天和一个网友的约定,那个叫“茫”的男人说的话总是很恰到好处的打进流年的心里。茫已经在了,她一进聊天室他就发了个笑脸过来:“你可真守时。”流年心里在笑,打出一行字:“你上次叫我今天网上上线有事情和我说,说吧。”茫说:“你觉得我们现在熟吗?”流年想了想回答:“蛮熟的。”茫又接着说:“那我们是不是把该说的都说完了?”流年怔了下,有些失落:“你想说什么?”茫那边坚定的说:“我们见面吧。”流年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没有拒绝,因为她实在想不到理由拒绝一个对自己如此了解的人。  见面地点约在县城的文化公园里,流年匆匆的过去,看到一个年轻但不失帅气的小男人站在那里,她抚了抚自己跳的有些过分的心脏,向他走了过去。那个帅气的人是茫,茫那秀气的脸庞满是惊讶,他好半天才说:“流年,你是我见过漂亮的女人。”流年有些得意,对于外貌,她还是有自信的。此时已经是半夜两点了,流年和茫就坐在长凳上聊天,他们像又重新认识了一遍对方,流年突然看着有些无聊的茫说:“要不要我唱歌给你听?”茫点了点头。流年开始唱了起来:“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是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唱完,茫说:“唱的真不错,叫《后来》吧,我喜欢这歌。”流年看着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生问:“你真的是混的?”茫点了点头,说:“我什么都没有,你会不会看不起我?”流年笑了笑:“一无所有只是因为我们太年轻。”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流年其实早就知道这个男生是小混混的,因为好几次在学校门口就见过他,他总是和一群混混在闹事。  那个晚上流年和茫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直到天空泛白,流年才想到再不回家妈妈就要起床了那就完蛋了。流年匆匆和茫说了拜拜就飞奔似的回家,还好妈妈还没起床,流年和衣躺在床上,这次是闭着眼,但眼中却满是茫那浅浅的笑……  以后的每天晚上流年和茫像约定好了般会在网上碰面,然后约出来见面,还是那空无一人的公园,但流年是蛮快乐的,因为和茫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时,感觉这世界都在看着他们,那感觉真好。  很长时间后的一个晚上,茫问流年:“你会不会觉得和我在一起太无聊?”流年想了想:“还好啊,不过你一说还真觉得有些无聊。”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下次我带我的朋友来吧,反正他们夜里也都不睡的。”流年想了想,点了点头。  隔天的夜里,茫真带了一大群朋友过来,他们大声嬉笑走在大街上,不可一世。看着身边这群肆无忌惮的混混,流年突然感觉到一种从没有过的刺激,那感觉她就像女皇,周围的人群都开始怕她,因为她从现在开始有群混混朋友了。临近回家时间时,茫对流年说:“今天让林子送你吧。”我看了看那个叫林子的男人,又看了看流年,点了点头。  林子是他们这群混子的头,看上去有些吓人,高高的个子,满是纹身的双手。临到家的一家小巷子时,流年对林子说:“我到了。”林子突然开始猛亲流年,双手也开始在流年身体粗暴的游走。流年吓呆了,她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要干什么?”林子嘿嘿的笑,边摸边说:“你可真漂亮,我还次和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做朋友。”流年突然狠狠的打了林子一巴掌:“你混蛋,你就不怕茫知道?“林子舔了舔嘴角笑的更奸诈了:“茫?哈哈哈,我实话和你说了,今晚就是茫这小子安排的,你就死心吧你。”流年像触了电般呆在那,脑中飞速闪过和茫相处的画面,林子趁这机会扒下了流年的裤子,粗暴的强奸了她……  事后,流年有些冷漠的看着林子,她冷冷的说:“替我带一句话给茫,我喜欢他。”林子愣了愣,但还是点了点头,然后飞快的溜了,天空又开始泛白,流年提了提裤子,发现下身隐隐作痛。流年的心冰凉冰凉的,她在想这难道真的是茫做的安排?可她爱他啊,或许他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但已经晚了。  回到家的时候,流年的妈妈已经在烧饭了,流年看着一脸愤怒的妈妈,不等她开口就坚定的说:“我不读书了,至少我不想再在这个城市读书了。”流年的妈妈看着流年衣衫不整,下身隐隐渗出血丝,呆在原地好长一段时间后发出一声哀号:“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她家人报了案,但由于流年始终不肯说出对方的名字而不了了之。流年也被父母安排到了外省的一间学校念书。快要去外省时,流年心里其实是想再见一见茫的,但她想要看到的不是茫懊悔愧疚的眼神,而是茫能像从没发生这件事般和她说声——一路顺风。  三年过去了,流年已经完全从过去的纯洁懵懂的小姑娘蜕变成一个时尚妖艳的女子。她习惯了打架,习惯了混夜店,习惯了抽烟喝酒,也喜欢了找不同男人然后再甩掉。她脸上已经浙浙有了风尘味了,但她却从来不会为了钱去和男人睡觉,她只是看感觉,看的顺眼了才行,看腻了就分掉。  毕业回到家的时候,父母已经不再管她夜里是否会偷偷溜出去了,因为他们不想管也管不了了,但她却不怎么愿意出去了,因为家里买了电脑,而现在的家乡对流年来说已经是很陌生的了。  一天深夜,流年有些百无聊赖,突然心血来潮又进了当初刚学上网的那个聊天室,还是用了那个网名——不会飞的蝶。一进去就有很多人给她发来问候,流年冷笑着,心想,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有人记的老娘。”但流年已经没了当初那种新鲜感和激情,但她没关聊天室,她点了根烟,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荷尔蒙过剩的男人。但突然提示有个叫茫的发来一行字:“流年,是你吗?我是茫,我找你好几年了,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就消失了?你,是不是流年?”流年拿烟的手开始有些颤抖,她突然有些怨气,但现在的她成熟多了,她知道有些事当面说清楚的比较好。这次是她主动约茫的:“我是流年,老地方见。”流年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时照了照镜子,突然发现好像有点认不出自己了,原来她没化妆,和现在这些暴露的衣服实在有些不搭,她又重新坐下,然后认真的开始化妆,她一边化一边心里在想:“流年啊流年,你打扮的这么漂亮难道就是为了去见一个害你的臭男人么?”临出门时,流年“顺手”藏了把匕首在包里。  公园没变,只是茫变的更高更壮了,只是额头的一个疤痕看上去比较刺眼,但看上去却很斯文。流年站在他面前,他花了好长时间才确定的是我,这时的他反而有些拘束,流年熟练的掏出了烟,流年递了一根给茫,茫却拒绝了:“我戒了好长时间了。”流年愣了一下,然后给自己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嘲笑的说:“少见啊,现在有混混不抽烟了,啊,错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应该从小混混升大混混了吧。”茫尴尬的笑了:“从你走后我就没混过了,我重新开始念书,现在大学都快毕业了。”流年感到有些惊讶,又为这个男人感到可悲。茫今天晚上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总是说着过去的一些趣事,流年只是有一茬没一茬的接几句话,说了很长时间,茫快把过去的事情说了个遍,却始终没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流年忍不住打断他问:“那林子那天晚上没和你说什么?”茫想了想,然后定定的看了看流年犹豫的问:“你要我说真话?”流年点了点头。茫点了点额头上的伤疤说:“看,这是给林子一板砖打的。”流年问:“林子为什么打你?”茫尴尬的说:“林子说,林子说,那天晚上你硬要和他睡觉,还说,还说你的下面很紧,像,像还是处女。”流年面无表情:“说,继续。”茫又接着说:“那时候心不知道像被什么东西捏碎一样,就冲过去和林子拼命,结果,你看,他摸了下伤疤,那以后我就没和他们一起混了,你呢?这几年过的怎么样?说说。”流年叹了口气,放在包里的手又拿了出来,她突然笑容灿烂:“我?我没什么好说的。”茫突然抱住了流年,然后颤抖的在她耳边呢喃:“流年,流年,我喜欢你,从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只是那时候不懂怎么去爱……”流年只是轻轻的拨开茫青春的手,淡淡的笑:“我唱歌给你听。”流年开始轻轻的唱了起来:“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只是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唱完,流年看着茫单纯而陶醉的眼神有些心慌,茫说:“《后来》你唱的真好,只是比过去更有味道了。”流年呵呵的笑:“我是真的懂了。”流年看了看表,对茫说:“好了,我该走了,还有,我想,以后我们不要再见。”说完流年站起身,发疯般的逃离了茫,她没有回头看茫,因为她怕她的一个转身,就再也舍不得离开。  回到家,窗外刚刚泛白,流年静静的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妖艳的看不出一丝过去的影子,她突然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她看着镜子里的脸上的妆慢慢被眼泪化花,她还是使劲的哭,她好久没哭了,她好像有意逼自己哭,她想把过去的一切都抹杀在眼泪里,然后哭掉。她突然记起林和茫说的话,那不是自己叫他说的啊,她要他和茫说的是她喜欢他的啊,想到现在的茫,她不禁不些自卑,现在的茫多么啊,的让她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她突然抹干了眼泪,然后开始一点一点的卸妆,然后穿上那年的衣服,一切准备完毕,她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仿佛又看到了从前的自己,但当她自己和镜中的自己对眼时,她颓然的倒在了床上——那是一双多么浑浊的眼睛啊,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那些过往的屈辱而又真实的画面像片花般慢慢略过,她把手伸进包里拿出匕首,然后坚定而又狠狠的扎进了自己的心脏,心脏的跳动随着喷涌而出的鲜血慢慢开始微弱直至完全停止…… 共 40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造成勃起功能障碍的因素有什么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检查方法有哪些

上一篇:红杜鹃2

下一篇:玉香

友情链接
毕节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吉林二乙医院哪家好 吉林一丙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一甲医院哪家好 日喀则一级医院哪家好 克拉玛依二甲医院哪家好 白沙一丙医院哪家好 妇科保健 普拉提 降血压 性病图谱 翘臀 抗皱 阴道收缩 心理障碍 姐弟恋 堕胎 传染危重室 早泄 护齿 孕吐 性幻想 增高 饺子的做法 肌肉拉伤 白癜风初期症状 北京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安徽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河池白癜风医院 山西中医内科医院哪家好 菏泽白癜风医院 山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山西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白癜风医院 陕西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大同牛皮癣医院 陕西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陕西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牛皮癣医院 荆州牛皮癣医院 汕尾牛皮癣医院 江西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吉林中医乳腺外科医院哪家好 广西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男科医院 广西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男科医院 广西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妇科医院 广西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广西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肝病科医院 白喉性心肌炎医院 鼻神经胶质瘤医院 西藏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产后甲状腺炎医院 西藏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脆甲症医院 出血热医院 产后虚脱医院 西藏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肠道感染后反应性关节炎医院 多灶性运动神经病医院 海南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过敏医院 肝纤维板层癌医院 过敏性血管炎和肉芽肿病医院 肝厥医院 黑舌医院 珠海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莱芜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娄底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兴安盟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